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一切皆痴念

 
 
 

日志

 
 
关于我

“相信”这句话是世上最大的谎言。 我看我还是永远躲进我的童话世界当我的孤独的女巫,认命了比较好。 最终我还是在食自己这颗毒果……

网易考拉推荐

新浪微博_微小说整理【耽美版】  

2011-01-19 22:19:44|  分类: 月的收藏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节选】

 


————UCRyan:[#微小说#]处决的时辰到了。男孩和女孩被缚在木桩上,无助地看着身下刚被点燃的熊熊烈焰。他们的手紧握着,心里又是甜蜜,又是恐惧。周围黑压压的人群高呼“烧死这对异性恋的狗男女,烧死他们!”女孩低泣着:”这个世界是什么时候变成这样子的?“男孩黯然地道:”自从那个什么微小说大赛举办以来吧。”


————C囧星人:[[#微小说#]]他怒气冲冲地踹开他办公室的门,“你弟拐走我弟了!”英俊的男子闻声从文件中抬眸,镜片后的目光淡淡扫了他一眼,“还你一个哥哥行吗?”


————点点de星辰:[#微小说#] “和二,你为何总与我作对?”“老纪,我这是爱之深责之切啊。”“我告诉你,我纪晓岚与你和珅势不两立。”又来了,老纪啊,你总是不把我的话当真,既然你决定做一世良臣,那我就做千古罪臣,若你名垂史册,那我就遗臭万年,这样后人想起你的时候,也总能想起我。你说下一个我该害谁?


————团魂燃烧念非非:[#微小说#]约好的每周下棋时间,他难得迟到,他看着他有些异样的神色什么都没问。突然他开口说:“我儿子刚才说,要和你儿子去荷兰结婚,我答应了。”他微愣了一下,点点头。下完棋,两个人都坐着没动。沉默良久,他轻叹口气:“当初我们要是勇敢一点,也就没这俩小子什么事了。”他笑笑:“青出于蓝。”


————非屿非蓝:[#微小说#]手机震,有新信息“兄弟我决定去告白了!替我祈祷吧!”他愣了愣,回“哦。那你加油。”“我在那家伙门外犹豫好久了,不敢敲门。”“大着胆子敲吧!哥们挺你!”“你说那家伙会答应么?”“我怎么会知道。我有事先闪了。”他扔开手机,觉得心脏有点疼。手机又震,是电话“你开下门吧,我还是不敢敲。”


————贝尔月亮:[#微小说#]新郎:能提个要求吗?新娘:说!新郎:能别意淫我和伴郎吗?今儿咱俩结婚。新娘:很明显?新郎:眼睛都绿了。【伴娘为伴郎女友】新娘:抱歉!伴娘:没关系,我男友和你老公挺相配的!新娘:难道~同道中人?伴娘:我男友是忠犬攻你老公是健气受!新娘:我老公是攻!是攻!老公!攻了这傲娇受!


————张轩洋:[#微小说#]尔康抱着永琪,眼泪止不住留下来,“琪,我答应你,我不要我的紫薇了,你也不要你的小燕子了!我们一起双宿双飞,去海角,去天涯,还去猫扑……”永琪半躺在尔康的怀里,深深的做着呼吸,“康,你呀,你怎么不早说呀,你如果早说,我不早就在围场把小燕子给射死了……”

 

————sibany_炸毛七:[#微小说#]他知道女友原本喜欢的是自己的哥们,被哥们拒绝才选择了他。在一起后他忍不住发问:“你是不是想借和我在一起,气气他?”女友看着他,冷冷笑了:“我是要强走他最爱的人,报复他。”


————南宫绯离:[#微小说#]“叮咚——”“先生,您的快递到了。”男人接过快递没有说话,拆开,是一个盒子,“你帮我戴上试试。”快递员有些错愕,但还是接过戒指默默替对方带上,“我愿意。”……………快递员闻言不爽的扯下工作包甩在地上,捧起男人的脸狠狠啃了下去,“让你善用职权,让你耍我玩!”男人闻言微笑。

————yariiiii:他在男人身边战战兢兢,怕他发现自己的性向和感情。男人去相亲那天他坐在不远处,看两人谈笑风生,说话时亲密到快吻到耳朵。他再不能忍,冲到男人面前吼出深埋多年的心思与委屈,一拳挥过去。男人顺势攥紧他挥过来的手,唇角勾起来低声说,别闹,回家再说。男人又转过头认真对女人说,多谢。


————_萤_:[#微小说#]那年大将军战死在了沙场。那年宫里封了一位娘娘,赐号伪。


少年仔风小餮 :[#微小说#]微小说大赛创办之初,组委会并没有给小说进行分类处理。活动展开一周之后……组委会默默分类出“耽美”系列单独评选。一时间,新浪上下的腐女欢欣鼓舞——这是对耽美文学的重视!微小说组委会默默泪流,不把耽美类分出来,我们怎么找得到其他主题的微小说?


————-亮不亮-:[#微小说#]“妈妈,为什么故事的结局都是王子和公主幸福得在一起了?”“因为王子爱上了公主身边的骑士,只有娶了公主才能一直看到骑士啊!”“那公主岂不是很不幸?”“才不会,她感到很幸福!”“为什么?”“因为公主是腐女嘛!”


————360vs企鹅之同人碎语:[#微小说#]"听说,最近你跟隔壁那货走的挺近的?"他从后面环住他,一手在腰上游走一手解着扣子,温热的气息拂过他耳后。“够了,你别装攻了好么?”“为什么我不能是攻!”被推倒的他在身下又一次看见他笑的温柔而危险“因为,从几千年前开始,他们都是叫我们苏杭,而不是杭苏。明白了么?”


————sibany_炸毛七:【于是便给你们甜〒▽〒】[#微小说#]“吴邪,在看什么?”“小哥小哥,你看网上在搞微小说大赛诶!有好多写我们俩的!”“……”“……为什么不是全灭就是一个死一个失忆……小爷我的命就那么惨吗你们这群后妈=皿=!”“……”“可恶!我们也来写!”身边的男人微微笑了,俯身敲下五个字:我们结婚了。


————风贼:[#微小说#]“八戒,看到为师白马了么?”…“师父,这我可不敢说,大师兄知道不会放过我的”…“你放心吧,那泼猴的棍子前夜已被为师收了。”…“呃,昨夜,我看到师兄把白马偷埋在后山了,边埋还边说:‘我让你天天骑它,我让你天天骑它’,不信你问沙师弟,我们一起在后山试新念珠时偷偷看见的。”


————芥末瓶:[#微小说#]他知道今天是他大喜之夜,他一脸愤然地奔向青楼,凭啥就准你玩女人,小爷我也能玩女人!正和歌妓把酒言欢中,他穿着大红喜袍冲进,顺势将他抱入怀中,眉间微皱:“你不来婚礼怎么开始?客人都等你半天了。新娘服我穿了,别闹脾气,走吧,乖。”怀中的他这才咧开嘴,露出奸计得逞后的淫笑。


————菊花花小叶:[#微小说#]幼儿园:“你亲我一下,这糖就给你”“么~” 初中:“你亲我一下,我给你抄作业”“chu~”大学:“你亲我一下,我帮你写论文”“去史吧!老子是男人”“男人怎么了,不要害羞嘛,要不我亲你一下…”“唔!”毕业后:“你亲我一下,这戒指就是你的了”“滚!老子才不稀罕!”一分钟后:“mua~”


————李写意:[#微小说#]妈妈语重心长的对女儿说,“从小你就不聪明,累死累活的才考上个大学,毕业后还找不到工作,现在司机要男的、编辑要男的、会计要男的、连秘书也指定要男的,妈实在为你操碎了心啊。”女儿,“555555……。”妈妈一抹脸,坚定的说,“所以趁现在老婆还能是女人,赶紧上岗,要不然过两年……。”


星外星系:————暮樱:[#微小说#]11月9日那天他给他发邮件,告诉他说别结婚,三天后他就回来。三天后他回来,却看到他拉着新嫁娘的手,“你给我发了邮件?哦那几天不是360浏览器打不开QQ邮箱嘛…我没看见。”他沉默,只晚了几日,便一生错过,而那究竟是谁的错?

 

————暮樱:[#微小说#]“哎,你当初是怎样看上我的?”运动完毕,他气喘吁吁地问身边人。那混蛋却气定神闲地点上一支烟,“大概是你往我书包里放情书被我逮到那边?觉得这人炸毛起来挺好玩,一看情书又是满纸的粉红泡泡…就上心了。”他一拍床,即使身上疼痛也大吼一声,“混蛋!当时老子只不过帮我妹妹来送个情书!”


————大屁股男人是尤物:[#微小说#]“你到底娶不娶?”女人优雅地靠在沙发里,抽着一支烟。男子同样抽着烟,回答:“不娶!”“都交往了这么久,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女人有些焦急地掐灭了烟,瞪着男子。男人依旧:“不娶。”女人拍桌而起,“那让我儿子娶你总可以了吧!两个男人嫁娶有什么好坚持的!还非让我当媒人!”摔!


————曹国舅急着要回家:[#微小说#] 晚饭后。妈:“你到底什么时候结婚?” 姐:“等我找到合适的男人。” 妈:“你到底想要什么样的啊?” 姐:“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存款八位数有房也有车,外面不花心家里我最大,有点小肌肉手感也不错。” 弟大惊:“姐,你不能惦记我男人!!!!!!”


————payano霜:[#微小说#]妈:“你说你,要学历没学历,要长相没长相,要女朋友没女朋友,你还能干点啥!看看人家你X姨家的儿子,要什么有什么,谁要跟了他可享了福了。我要是有女儿,肯定上赶着给他送去,就怕人家不要呢!”儿:“妈,没事儿,有儿子也一样!”妈:“什么?”儿:“你把我送去吧,他已经要了。”


————真_总攻流火蘸酱:[#微小说#] 男孩从箱底发现了一张旧照,竟然是张叔的!张叔年轻时的样子怎么和自己那么相像?带着疑问去询问父亲,父亲叹气道;“唉,既然你发现了,就告诉你事实
吧。他,才是你的父亲。”男孩大惊,声音变得有些颤抖“那…你是……”男人扶了扶眼镜,严肃道:“其实我是你的母亲。


————少年仔风小餮:[#微小说#]“姐,为什么现在的女生都喜欢BL什么的啊?”“社会进步的体现吧,人类的情感关系终于跳脱出繁殖目的转而寻找内心真正的渴望。”“那,我有件事要告诉你。”“怎么了?”“那个,我,我已经跳脱出繁殖目的转而寻找内心真正的渴望了!请支持我!”“……”


————夏不离:[#微小说#]她,耽美大神一只,造虐文无数,受无数狼女追捧,有读者采访她,自认为写过的最铭心刻骨的是那篇,她淡淡一笑,结婚那天的日记吧:“今天,我结婚,伴郎没来,新郎也没有……”。

 

————谁知盘中粽:[#微小说#]“下午去我家看电影吧,昨天刚从街口那光头摊子里买的,你喜欢的警匪片,虐恋情深的同志情愿,据说是经典老片。”他跟他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他窝在他的怀里,他搂着他的腰,52寸的大荧幕上出现四个字“黑猫警长”。。。

 

————阿怪想喝草莓奶昔:[#微小说#]他这一辈子都是默默无闻的在拍戏,演的永远是他的敌人,出镜率不高,并不出名。但他每天最开心的事情就是在公司看到他被粉丝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住要求签名、合影,他总是微笑着站在一边静静等待,等他摆脱了粉丝走到自己身边对他说:“走吧,迟到了导演会骂。”据说,他叫奥特曼,他叫小怪兽。


————飞天遁地小明鬼:[#微小说#]“我一个大男人,饿了给你煮饭,冷了给你织毛衣,病了彻夜陪你,晚上还任你取暖。我为了你还不结婚,没有女人这十多年都过来了。现在你结婚了,就要搬出去了?就要丢开老子了?你想得美,没门!我后半辈子你必须负责!”“爸,别闹了...= =


————赤西_仁:[#微小说#]從小到大都在一起。他以為他跟自己一樣,一起打架一起翹課一起玩鬧什麽都不會變。有天對方穿上正式的衣服說自己已經是名老師,成了卡車司機的他忽然想逃跑。然而這卻惹怒了從來冷淡平靜的他一頓好揍和一個吻。最後每天站在學校門口瞪著圍上來的小女生不耐煩的等著他的時候他想,果然什麽都沒變


————星河Shinho:[#微小说#]《移山》愚公家有两个儿子,门口有两座大山。大山严重阻碍经济交通发展,愚公于是徒手移山。专家河曲智叟莅临,表示愚公是个傻缺。愚公凛然道【我挂了,还有我两个儿子,我儿子挂了,还有孙子,子子孙孙无穷尽也。还怕移不平这山!】河曲智叟笑道:【甚矣,汝之不惠,不知汝之二子皆搞基也?】


————冬菇炖鸡面:[#微小说#]“当初是你说的,给你投食就帮我找个媳妇吧?”“嗯。”“那咋十年了老子还单身呢?!”“……”“MB的兔儿爷神,一点都不灵,老子白白浪费十年胡萝卜钱。”“……”兔耳青年默默扔掉啃秃了的胡萝卜缨子,在围裙上擦擦手开始做饭。本神仙出得厅堂入得厨房上得水床,都跟了你十年啦你还想怎样。


————天真君:[#微小说#]“哥们儿,毕业了,我干杯,你随意。”“靠!”“你这口头禅都用四年了,女人都喜欢温柔的男人。”“靠!”“我想好了,去海南,不回来了。”“靠!”“送你一首歌,作为毕业礼物,”他边唱边递给他一张机票,“我让你依靠,让你靠,没什么大不了……”


————少年仔风小餮:[#微小说#]“你说,这满屏满屏都是耽美向的微小说,咱们评审组的BOSS大概鼻子都气歪了吧?”“不止!告诉你,我刚才经过组长的桌前,看见他在默默垂泪呢!”“气成这样?”“不清楚,倒是听见他念叨:要不要这么虐心啊,为什么没有HE呢,啊,女人又炮灰了……”“……”


————星河Shinho:[#微小说#]以前有个文士,既能调教强国君王A,又得自家君王B喜欢。他身边的武将C吃醋了,担心文士日后必定反攻。于是武将挑衅,而文士却弱受状躲避。友人疑惑,文士答道“我连君王A都能调教得了,只是不舍得调教C而已”C听后大为感动,携道具求蹂躏。两人遂携手共建和谐社会。——小学课文《将相和》中心思想

————唐缺_九州:[#微小说#] “悟空,为师又要念那紧箍咒了!” “师父,不要!不要!不要!不要停啊……”后人考证:S=Sun, M=Monkey


————少女情怀总是S:[#微小说#]微小说:他长得很美,美到交不到女朋友。所以他默许了一个英俊男生的追求,他想:既然找不到比我美丽的女人,那就找一个比我英俊的男人也行。于是他对那个男生说:虽然我是直男,但是你的话,我没关系的!对方脸色惨白,半响才道:我是女生。他很高兴,这样更好啊。那人接着说:我以为你也是。

 
————曾顾曲:[#微小说#]经过一万次的穿越,他与她终于来到了“无限世界”。刚迈出时空穿梭机,他们扑倒在地,泪流满面:“在腐宅军团的肆虐下,宇宙间居然还有一个异性恋者能够自由呼吸的世界,这是诸神最后的垂悯吗!?”

 
————荷尖角:[#微小说#]第一年,魔教教主初遇大侠,那人正气凛然拔剑相向,他冷笑:“伪君子。”第二年,一招之差败在大侠剑下,求死,那人却不杀他,他嗤道:“还算君子。”第三年,走火入魔险些丧命,那人倾力相救,他微微皱眉:“的确君子。”第十年,清晨醒来,浑身酸疼,他咬牙大骂枕边的人:“枉为君子!”

 
————林佩blog:#微小说耽美#他俩秦阳古道相遇,掣剑割袍為誓:或成或败,生死不分。至此招兵买马南征北讨,万骨塚上指江山。一夜兵败两人殉身,死前相约来世必也不离弃,永远在一起。阎罗殿前被判杀戮罪重,同时转入畜牲道,一转生為狼一為兔,某日草原上相逢,彼此相视脉脉。狼后噬兔入腹,永远不分。


————星河Shinho:[#微小说#]六年前他被女友甩了,因为工作不稳定。五年前他被女友甩了,因为没房。四年前他被女友甩了,因为没车。三年前他被女友甩了,因为穿着没品味。两年前他被女友甩了,因为不会家务。一年前他被女友甩了,因为不温柔。今年他英俊多金有房有车温柔体贴家务万能,还是被甩了。因为没人相信他不是GAY。

 
————3k大吉栗:[#微小说#]“微小说能不能换个主题?怎么都是腐文?”“比如?”“友情?”“会变成爱情的。”“悬疑?”“原来男1爱的是男2。”“官场?”“男1贪污为了男2啊。”“凶杀?”“男1杀了男2是为了永远和他在一起。”“……对!亲情嘛!”“父子兄弟大乱斗不是更恐怖?”“……算了……我们今天谁攻谁受?”
 
 
————少年快放开那位大叔:[#微小说#]毕业筵席散后,他架着七分醉的室友步履艰难地回宿舍。一路上室友口齿不清地嚷着,酒气喷在他耳边“老子高中三年都单身搞毛啊”“老子看上的女人都给你泡走了”“老子就是没人要怎么了”“…”“你他妈给我闭嘴!”他停下一个反身把他抵在墙壁上,覆上双唇堵住他的嘴。“我要你。”“唔…混蛋”

 
————莱格:[#微小说#]头顶月光明亮照着他原本坚硬如铁的心里徒剩一片柔情,他想给身边的男人一个吻,一个纯情的吻。于是他站了起来,可是他发现即使他们之间只有短短2个头的距离他却还是不能,这个事实让他难过了起来。可这个时候对方像感应到了似的低下头温柔如水的说:“小四,别勉强自己,还是用梯子吧。”
 
 
————半仙努力学习要考证:[#微小说#]第一次酒后乱性,他强忍着腰部的酸痛和某部位的不适,捡了衣服夺门而逃,只对床上的男人吼了句:昨晚喝醉了!第二次,他从容地到浴室洗了个澡,离开时还是那句,昨晚喝醉了。第三次,洗澡后准备离开,可还没开口,男人突然说:亲爱的,昨晚我们喝的好像是茶吧。老子醉茶!他恶狠狠地吼了回去。
 

————顾十四娘:[#微小说#]他怒气冲冲地指着财经杂志对他吼,你的版面比我大,叫我以后怎么混啊!男人头都没抬,推推眼镜说,哦。他气急。隔天男人送他去公司,下车见一众媒体守在门口,他正诧异,闪光灯亮起,男人拉住他的手单膝跪下,盒中钻戒熠熠生辉。男人一本正经,满眼坏笑,老板,这下你的版面少说跟我一样大了
 

————草子真是大好人:[#微小说#]“人生若只如初见...哎你说,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啥印象?”“...公车上...你手机铃声是神曲买卖...”“>//<然...然后呢?”“你接电话的时候急刹车,你丫没站稳,一猛子扎我怀里了。”“心跳加速了?我就觉得你那时候对我挤眉弄眼的。”“...还真没,你一手按在我小弟弟上,疼我一脑门的汗。”
 

————荷尖角:[#微小说#]拜师的第一年,与师兄初遇魔教教主,师兄皱眉道:大魔头。谨记在心。第二年,师兄与魔头斗剑斗了三天两夜,末了,师兄微微笑:好对手。是说武功?于是谨记在心。第三年,白天才听各大门派商议铲除魔教,晚上便在师兄房里撞见魔头,大惊。师兄一声咳嗽,想了想:你师嫂。只得老老实实谨记在心。
 

————荷尖角:[#微小说#]癌症病房。男人低头坐在床上,不敢看他。“你都知道了?”半晌,男人终于闷声问。守在床前的人一脸平静,点了点头。男人的手有些打颤,头越来越低:“那,你怎么打算?”譬如分手。床前的人却说:“打算多买吃的,不让你瘦。”男人一愣。那个人淡淡道:“戒指已经买了,再瘦尺寸就不合适了。”

 
————空灯流远报复射会:[#微小说#]胖子问,怎么判断小哥是不是失忆了。天真说,你脱光了衣服站在他面前说其实你是他妻子试下?胖爷去了,片刻回来:球的他不信!天真说那换我去试试。当晚天真再也没回来。
 

一起呼吸-:[#微小说#]冰箱快空了,气势汹汹的杀进超市里,不管生的熟的荤的素的买了一大包,艰难的扛到路边,伸手拦了辆出租车,刚坐下还没喘口气,司机大叔一边发动车子一边乐呵呵的问:回去给女朋友做晚饭?因为太累没有回话,过了一会大叔又问:回去给男朋友做晚饭?
 

[#微小说#]她在雨夜里遇到了失恋醉酒的他,从此便义无反顾地爱上了他。她为他煮饭、洗衣、打理家中大小事务,但他始终只是在旁淡淡的看着她。终于有一天,他对她说:你不要再来了,我爱的是男人。她一脸震惊,猛地将他扑倒在床上,说:靠!你不早说,老子装女人都快装成神经病了!


[#微小说#]他遇上个妖娆而富有的女人,被她迷得神魂颠倒。他辞掉工作,背叛了未婚妻,跟这个女人私奔。在飞机上,女人问他,你还记得中学时被你羞辱过的龅牙妹吗?他一怔,眼前的女人越看越觉得眼熟。是你?他问。女人摇头冷笑,拜你所赐,她中学毕业后就自杀了。他惊恐,那你是…?女人阴笑,我是她哥。


[#微小说#]“喜欢你”这句话,他对那个男人说过三次:高中的时候,他们是同学:“我好像喜欢你”“想抄作业就明说,我不介意的”;男人继承家业的时候,他是秘书:“我果然喜欢你”“不想加班就明说,我不勉强你”;男人为家族奉旨成婚时,他是伴郎:“我还是喜欢你……”“想抢婚就明说,我会跟你走的”


[#微小说#]:他捡到了一个玻璃瓶,像传说中那样,在打开的瞬间出现了一个精灵。精灵为了表示感谢,答应满足他两个愿望。他说:帮我教训一下那个经常欺负我的混蛋上司;然后,帮我找到那个最爱我的人。两秒钟之后,精灵消失了,他的上司鼻青脸肿的出现在他面前……


[#微小说#]准丈母娘把他赶了出去,因为他没房。在这地界据说买房凭他的工资得从唐朝开始存钱。周围的朋友各自有了房,结了婚,女友开始从鼓励变成埋怨。劳燕逃不过分飞。几年后女友已为人妇,买房的时候遇到了当年被赶出去的前男友。只见他容光焕发巧笑倩兮:“这小区是我老公开发的,我算你便宜点。”


[#微小说#]战沙场,洒血泪,我为你赢万里江山。褪铠甲,伏殿前,你赐我毒酒一杯。


:[#微小说#]他和她要结婚了。结婚典礼上,他对她说“对不起。我…”她说“我知道,你真正喜欢的是伴郎吧。我看过微小说的。”他皱眉“你怎么会这样想呢?”说完转身拉起了牧师的手。


[#微小说#] 三岁他尿裤子,他把外裤脱下来给他,说记得要还;十三岁他追女生,他把钱包塞给他,说记得要还;二十三岁他没带伞,他把伞丢给他,说记得要还;三十三岁他丢了戒指,他从自己手上摘下一模一样的那枚,说记得要还;四十三岁飞机失事,他把降落伞穿在他身上,挥手笑。这次,真的不用你还了。


[#微小说#]小透明一直默默暗恋某大神,默默加他围脖,默默抢他沙发,默默给他写长评。大神发围脖,说此条要是转发过11万,就解决光棍生涯。他看了马上抢沙发又转发。右上角突然显示“1条新的评论”——大神回复:抢沙发的亲介意顺带抢走我吗?


[#微小说#]他上天摘云,遁地捡金,饿了就吃蘑菇,腆着肚子飞奔。这路上还有许多的妖怪,憨厚的乌龟或娇艳的鲜花,也全都是敌人。他还要路过很多座城堡,升起很多面旗子。等公主终于获救,说起“王子,你总算来了”时,他就可以比比拇指,骄傲说道:“我是马里奥,我只是想来告诉你,王子归我了。”


[#微小说#]“喂,如果明天地球毁灭我就嫁给你”…“恩”…“喂,如果明天地中海海啸我就嫁给你”…“恩”…“喂,如果明天2012我就嫁给你”…“恩,脚抬起来,我要拖椅子下面了”…“喂,你给点反应好不好,我说我要嫁给你耶”…“在中国立同性婚姻法前,就算哥斯拉登陆都没用,好了,今天该你洗碗!”


[#微小说#]他要结婚了,他拖他最好的兄弟去选结婚戒指。“这个不错”“你帮我试试”“那……好吧”“正合适”他想要摘下戒指的时候,被他的大手一把抓住,“戴上了就永远不准摘下来了”他睁圆了眼睛,“你…不是要结婚了吗…”“没错,和你”


[#微小说#]黄金殿,他用尊严支撑坐在王座上的身体,冷睨着那个即将颠覆他王朝的男人,一阶一阶地走上前来。儿时,他是皇子,他是武状元;少时,他是太子,他是将军;现在,他是帝王,而他却谋乱…皇袍下的手微微颤抖着:“是朕看走了眼…”男人笑:“不站在这最高峰,你又如何只属我一人!”


[#微小说#]10年前,少男少女一看到《他和她》就脸红,10年后,看到《他和他》才心跳。10年前,男生女生关系好师长担心早恋,10年后,男生男生在一起才危险。10年前,借本言情惴惴不安,10年后,BL高H公车看。10年前,男生打闹都伸手过去抓鸡鸡,10年后都改戳菊花了——改革开放20年,祖国发展日新月异


[#微小说#]“朱老师,下班啦?”“嗯,您找我有事?”“我……给您送……送点糖过来。”“刚子结婚了?恭喜啊!”“啊~算……算是吧!”“啧!老赵,什么叫算是,当年刚子可是我最得意的学生,加上陈工家那个老三,那一届就他俩出国了哦,去了哪儿?荷兰对不?”“嗯,那个,您吃的就是他俩的喜糖!”


[#微小说#]“我走了”,他说,“不会回来了,再见。”然后转身上了飞机。一个人不知道是怎么回去的,呆呆的坐在房间里,墙上还挂着2个人幸福笑容的照片,就这样看着。突然门铃响了,开门却是气喘吁吁的他。“你怎么……回来了?”“我忘记带了重要的东西。”“什么?我帮你去找!”他吻上他的唇“你!”


[#微小说#]考官,“说说你有什么特长?”某女,“考官大人,我能打字,能复印,能修灯泡下水道;会做饭,会暖床,会搬梯子上房梁。文能妙笔生花,武能二等擒拿,跳芭蕾把狗溜,边发短信开宝马。如今女子不娇娘,敢跟男人抢新郎。求大人您就录用我吧。”考官看简历,“好吧,少爷的男朋友还需要个保姆。”


[#微小说#]4月1日晚,男生宿舍楼下,他用蜡烛摆了个大大的心,中间是那个人的名字,他往楼上大喊:“XXX,我爱你!”围观的路过的笑成一片,这招整人够狠!不一会儿,楼里冲出一个气极败坏的人,揪住他的耳朵就往回拎:“你丢什么人?!”他却一脸委屈:“这怎么能怪我?谁叫你是愚人节的生日…”


[#微小说#]车祸之后他失忆了。不记得自己是谁,更不记得青年是谁。青年知道后并不算激动,至少,他还活着。青年很细心地照顾着他,连护士都说青年是个好弟弟。晚上他看着青年叹了口气:“失忆这么狗血的桥段你居然能这么淡定,我装得都没劲了。”青年默默抬头看他一眼,狠狠掐了他一把:“装你妹!


[#微小说#]妻子弥留的时候对丈夫说:“就算我死了,你也不能去找别的女人。”丈夫一愣,女人终究是女人,即使平时表现得多么大方,但还是希望自己是男人心中的唯一。他最后还是点头答应了。妻子笑开了颜,她摸了摸丈夫的脸颊,深情地说:“会有男人替我爱你。”丈夫这才记起妻子一名是骨灰级腐女……


[#微小说#]起初他是弟子,白日与魔教教主狭路相逢,刺了一剑,半夜被人拍塌客栈桌子:“起来受死!”他一下惊醒,刀刃相迎。后来他是掌门,大清早被人泼了一盆凉水:“起来比剑!”他望天叹气,擦把脸跟了出去。再后来他只是闲人,天蒙蒙亮睡得正香,那人却喊:“起来做饭!”笑着答应,只管搂住继续睡。


[#微小说#]他和他又一次因为他工作的忙碌争吵,背对背的入眠。夜半被子滑下床他惊醒,发现自己和往常一样躺在他的臂弯里。他小心的将被子抽起来盖在两人身上,却发现那个微微打着鼾眼都没睁的笨蛋在寒凉气温下不是第一时间抱住被子,而是无意识的收紧揽住自己的手臂,将被子掖进自己脖子里。


婚礼中……牧师:“现在请新郎、新娘交换戒指。”——嗙——“慢着!”新娘激动了!——我看了那么多[#微小说#],终于让我遇上抢新郎了!“你是来抢新郎的吧?!”新娘激动地握住破门而入的人。“不,”年轻的男子转身看向新郎,“你昨晚把戒指落在床头了……”


[#微小说#]追了他文3年,刷分写长评成了日常,没想到他写死了自己最爱的男配还宣布弃坑。怀着报复心理续写,救活了男配还跟男主搅基炮灰了女主。不久收到他的长砖直指无授权续写,于是反砖对掐成了他的专业黑。他败北退圈:“看你怎么办?”关掉电脑,推开卧室门:“别以为你退圈了我就治不了你!”


[#微小说#]婚礼上,他突然出现,拉起新娘的手说:“你为什么要嫁给他,你不再爱我了吗?”新娘甩开他的手:“对不起,我们从此一刀两断吧。”他继而转身拉起新郎的手恳求道:“你看,现在她不再爱我,我只属于你一个人的了,不要丢下我好不好?”新郎微微一笑,点头,然后拉着他飞快地离开了教堂。


[#微小说#] 他的妻子被杀,他没有报警,因为他知道凶手是谁。他开始缉凶之路,从阿尔巴尼亚到保加利亚,从巴西到佛得角,从巴拿马到叙利亚,从坦桑尼亚到意大利,从瑞士到冰岛…他终于在瓦努阿图找到了凶手。他问他理由,凶手回头,怆然一笑:“你记不记得,当年你睡在我的身边,说要和我环游世界?”


[#微小说#]“你的手真漂亮。”“放开。”“配上这枚戒指就更美了。”“碍事。”“你喜欢这戒指吗?”“滚远点!老子因为你都死了三次了!”“你不喜欢钻石吗?那这个怎么样?”“我擦!放开老子的手!啊,又死了!”“愿意嫁给我了吗?”“……你跪下!”


[#微小说#]电视里的男人很英俊,女主持问:你喜欢的人是怎样的?男人笑了:我喜欢黑色长发的。电视前的我看了下自己到肩的黑发;我喜欢会做饭的。我做的你每次都吃光;我喜欢分开三次还在我身边的。我数了下酒驾中毒腿伤刚好三次。男人说:在布拉格我和他已经定下了终生!我摸着无名指上的卡地亚笑了


————十七伯爵sama:[#微小说#]6岁赛跑,他以1秒险胜,拍拍他的头:你怎么这么慢! 16岁期末,他倚门等着第二个出考场的他,挑眉笑道:还是那么慢。 26岁元旦,他将尾戒虔诚套进两人的手指,温柔戏谑:连求婚都比我慢呢。 35岁某天,疾驰轿车冲过来前一秒,他猛地推开身边的他,气若游丝:傻瓜,还好,你比较慢……


————那些都是幸福:[#微小说#]玉环:“皇上,您找臣妾有何事啊?”隆基指着桌上的酒杯,平静地说道:“喝了它吧,不会很痛的。”玉环愣了一下,一口喝下了那杯酒。玉环的嘴角,流出了血。“皇上,能告诉臣妾,这是为何吗?”隆基叹了一口气,看了看远处的李白,无奈地说:“太白说,你不死,他死。”


————顾十四娘:[#微小说#]那夜皇宫大火,城门失守,刀兵喊杀震天。他靠着龙椅,酒液湿了龙袍,半醉半醒间对他说,朕的皇后果然好本事,十年间委身于人,如今大仇得报,朕便将江山送你,还你这十年情谊。他斟酒一杯,臣领旨。隔天前朝天子扶着腰怒骂,你怎么敢!当今君上翻着奏折含笑无视,来人,给朕的皇后沐浴更衣。


————少年仔风小餮:[#微小说#]开封府一片混乱,展护卫耳朵都红了:“白玉堂,不准在包大人面前无理!”锦毛鼠一甩长袖,不依不饶:“包大人给我做主,这御猫在奴家沐浴时闯入,现在奴家清白没了,他还不肯负责!”展护卫的眼睛气得水润润的:“……你胡说,我没看到!”小白鼠龇牙一笑,利落地扯开衣服:“现在看到了?”


————第N次反攻:#耽美微小说#他看着师兄为了另一个男人出生入死,看着师兄和那个男人之间的分分合合。他知道自己能做的只是让师兄开心一点,即使被他骂做呆子也心甘情愿,因为有些事情过去的太久,师兄早已淡忘,可他却真真切切的记得,猴哥,我们在高老庄是成过亲的啊!


 
————静砂:[#微小说#] “等我死了,你就把所有属于我的的东西扔掉吧……好好地找个女人,重新开始。”他点头应了,将他细瘦的手指合入掌心。从葬礼上回去他打包了两人一样的剃刀牙刷衬衣领带,开车到海边烧掉了一大箱子。缓缓走入深海的时候他笑,抚着腕上初愈的齿痕。“我也是属于你的,你竟不知道?”


————半仙解放后要狂欢:[#微小说#]深夜,他收到一条短信:“兄弟,睡了没?”“没呢,游戏中,别吵,快睡觉。”“睡不着啊,爱人不爱我。”“你爱人说了,只要你明天把所有家当带着一起嫁过去,他就给你名分了。现在别烦我打游戏!”半小时后,猛烈的敲门声甚至把他父母吵醒了,男人站在门外,说:爸妈,我来当上门儿婿了!

  评论这张
 
阅读(6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