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一切皆痴念

 
 
 

日志

 
 
关于我

“相信”这句话是世上最大的谎言。 我看我还是永远躲进我的童话世界当我的孤独的女巫,认命了比较好。 最终我还是在食自己这颗毒果……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 长评——给骨箫  

2009-07-18 21:57:57|  分类: 月的收藏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凉某人长评——给骨箫

 

 

    警幻鸿蒙天,痴情司,骨箫。

    骨箫是尤物。尤物不仁,以背情人为刍狗。

    其实填完《弄琵琶》后倒觉得不象是说骨箫了,反而象我最近抄的那些诗经怨妇诗,很有些个怨而不怒的味道在。囧死~~~~~,其实骨箫,贺长龄,琴绝弦,三人的故事就是一个霹雳版的雷雨。唯一的不同,骨箫不是周繁漪。

    她爱上了她的继子:贺长龄。

    无从考证骨箫一开始的丈夫,贺长龄的爹是个什么人物。也许是三玄音之间的联姻促成了这段孽缘?(我怀疑三玄音是个类似世袭的称号,否则就凭琴绝弦那个功力如何能和骨箫贺长龄并立。)但是可以确定的是:贺长龄才是骨箫的初恋。因为一生一次的初见,才能如此铭心刻骨。

    初登场,令狐神逸长叹:你竟变得如此极端。

    想来,初初她也是个温婉可人的女子罢,年华正好,花容娇靥,不甘心从了这一树梨花亚海棠的命运。郁郁踟蹰,蓦见一英俊书生,负剑长歌而来。美人如玉,剑气如虹。秋波一转,便从此误了终身。

    红尘中的幸福大抵相似,海誓山盟,风花雪月,甜言蜜语,自然不必多言。骨箫的情,深得令人动容。以至后来,烟雨楼台,面对琴绝弦的指责,她的回答是:

“伦常是什么,背德又如何,世上的道德礼法,管天管地,管不住贺长龄要爱何人,爱是无任何附加条件,无任何界限的。吾不后悔为他承受世人不耻唾骂,唯一遗憾,吾还是错信了感情,错看了他。”

    令人一叹的回答。如此痴情,难怪同样是痴人的琴绝弦在她那里也只得一个木头美人的称号。那样坚定和炽热的追寻,情至深处。上穷碧落下黄泉,纠纠缠缠,至死方休。

    然而,如花美眷,终抵不过似水流年。

    她眼睁睁看着他爱上了别人:琴女。一个如斯美好的女子。

    情杀称她:女神。老实说最初这个称呼是我看剑踪的最大障碍。(这倒霉孩子……)但是至少我们可以知道琴绝弦的好。她比骨箫年轻,或者,比骨箫美丽,再者,她纯洁善良,柔情似水…………

    于是贺长龄心动了,在某一方面看来,他没有看错人。当琴女在瀚海抱着面目皆非的皮鼓师,发誓愿在瀚海终老一生,无怨无悔的誓言时,我对这个木头美人的印象就彻底改观了。

    想必是厌倦了这种不见天日的感情,又或许是骨箫的爱太重,让这个浅浅的男人觉得无法承担了吧,于是,不离,不弃,永不后悔,变成了说的好听,说的坚定,说的甜蜜的笑话。他最终选择抛弃了骨箫,这个依靠对他的情维生的女子。
   
    对这个男人的评价有一个精准的词:始乱终弃。

    如果只是这样,骨箫不过是世间千万怨妇中的一个。

    她不甘,所以她是骨箫。

    怨妇之所以成为怨妇,在于女人本身把自己看成一条藤蔓,必须依附男人而生。而骨箫不是,因着爱恋,她仇恨,妒忌,疯狂,杀戮,迷乱。

    你弃了我,自然该死,我离了你,心也活不了,如此,便一起毁灭吧。

    正如她告诉月无波的那般:娃儿,先教你一件事,爱是占有,是破坏,不够绝毒,表示你不够爱一个人。

    于是,我们看到了这样一个骨箫:她建了情天十二重,养活尸为娈童,她撺掇令狐神逸,剥下贺长龄全身皮肤,给他换上了山猪皮,教他躲进瀚海不见天日,她设计害死琴绝弦,又假情杀之手寻仇皮鼓师。最后,还要利用盲女和红叶要挟邓王爷逼杀他。
    绝顶聪明,绝顶残毒。

 

   多爱一个人,多疼一个人,才多想凌迟一个人。

    人心生来是偏的。

    说到此我不得不怨念一下莲花的多事,几次救走皮鼓师,原因是看不惯骨箫太过残毒。可笑啊,种得孽因,必得孽果,各人罪业各人担,更何况如何去爱一个人的方式,旁人本就无从置喙。
   
    男人的贪欢好色,是风流。女人的沉郁迷乱,是下流。同样一事,世人做两极评论,难怪骨箫要忿忿,直到最后,骨箫被剥去面皮囚在瀚海,也没见莲花来插个手帮个忙,倒是谈无欲总算是说了两句公道话,此是后事不提。

    其实以皮鼓师的作为,移情别恋,残忍狠毒,乖戾暴躁,如此挫人倒是不曾委屈了那张山猪脸。小凤凰委实是瞎了眼了,才背着这只猪进了皇城。结果山猪报了仇,拍拍皮鼓就闪人了,北隅皇朝落得个一夕覆灭的下场。

    听到消息后,山猪如是说:来的很快。可怜小凤凰听了这句话不知道会不会吐血。人家是国士之礼相待,不说鞠躬尽瘁吧,至少也该有所报答。薄情寡义,背恩无德。这种人,就算是生了一副好皮囊,也不过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破物。枉费了两个非凡女子的爱慕。

    就是这样一个人,骨箫最终还是落在了他的手里。

    利用红叶夫人,是骨箫结局最关键的败笔。她准确的看出了邓王爷的弱点,也因此葬送掉了自己。想那邓王爷岂是好相与的,当初冲冠一怒,为红叶灭尽西北十酋,何况小小一个骨箫。

     我其实非常讨厌邓九五和红叶夫人这一对。人道虎毒不食子,邓九五为了自己的野心,牺牲掉自己的亲生女儿楚华容,可怜一个天真俊俏的妙龄少女就此香消玉殒。结发妻子月无波为了邓王爷全力付出,一心一意,而他在利用完她之后,却用她教他的金银双掌将她半身金封,要将她活活折磨死。

    “日夜号泣,泪尽成血”。八个字,看得人心惊。人做到这个地步,再怎样,也无法让我对他有什么好感了。

    同样奇怪的还有红叶夫人,我一点也没看出来她有哪点好处。普遍对她的评价是善良。可是她的善良表现在哪里呢?每天躲在与世隔绝的山庄里念念佛号就说明很善良?至于说她听到月无波的事后痛心疾首乃至疯癫……搞笑呢,当初邓王爷灭掉西北十酋血流遍地家家哀嚎的时候也没见她疯掉,这会儿倒疯了。身上背负了这么多条无辜的性命还能活的若无其事,不是铁石心肠,就是蠢的到家。要是有心赎罪,(事实证明她是有足够的能力影响邓王爷的。)早早的劝他远了江湖便罢。何必一边放任邓王爷在外杀人,一边在家苦念佛号。仿佛这样就能求得平衡似的。

    后来发展到我每次看到红叶出场的时候都有欲望跳进电脑里告诉她:“要是念佛有用,那要素素干嘛?”

    这两个人的所谓生死不离的爱情,因着两个奇怪的主角,我只能说:什么锅配什么盖。

    跑题了……囧~~~~~~

    骨箫对红叶的利用,除了要挟邓王爷,应该还有嫉妒。还有羡慕。

    她曾敛着眉目,幽幽道:若有幸福可享,谁愿沉沦江湖,有时候,我是真的羡慕你。

    她也曾掐着红叶的脖子,愤怨说:今日你红叶痴呆,有一名邓九五为你豁尽一切,他日我范凄凉暴尸荒野,又有什么人会在乎?!!

    哈哈哈哈哈哈哈,范凄凉,你看你,什么悲哀的模样,竟然要一个疯子来同情你。

    你算什么东西,要由你来怜悯我!!

    你。算。什么。东西。

    竟有一个人。。。这样爱你。。。

    最终他们相守,以世间最奇诡的方式。

    两个无脸的人。她也被他剥去了面皮,象兽一样关在铁笼里折磨。

   不见她凄号,惨叫,求饶。只是大笑着问他:

   “我与琴绝弦的皮谁好?谁好?我与她谁好?谁的皮,才是你得到的天下无双?!”

    即使剥皮抽筋,她还是要争。

    争,争的是他心里的无双。

    到头来,到头来,留在他身边的只有她。要他生生死死忘不了她,离不开他,哪怕失去容颜,废了功体,锥心折磨!终究是他对她,终究他“陪”着她。

    你,不能离开……

    她笑着,尽管没了脸,也就没了表情。

    最后的结局。
  
    骨箫活了下来,进了异度魔界的血浊池,出来后,竟又是一具光鲜亮丽的皮囊。五色妖姬,她以另一个身份成了笑蓬莱的顶梁舞姬。喜,怒,哀,乐,悲,怨,恨,悔,痛,嗔,默。红妆娇艳,竟又是风华绝代。琵琶弦上,如梦一场。

    身影旋舞,问琵琶,弄琵琶。春色锦台,恩爱散尽,仿佛在吟咏她们的过去。

    于是,才知她不曾忘却。

    然后,她迷杀了鬼使神差入了“笑蓬莱”的皮鼓师。

    五色妖姬变了面目,红着眉目的骨箫抱着他温存说道:长龄,你乖。

    “你是我的,你再也不会离开我,再也不会伤害我。”

    爱亦非爱,恨亦非恨,我亦非我。

    骨箫,不悔情真不悔痴的奇女子。

  评论这张
 
阅读(1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