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一切皆痴念

 
 
 

日志

 
 
关于我

“相信”这句话是世上最大的谎言。 我看我还是永远躲进我的童话世界当我的孤独的女巫,认命了比较好。 最终我还是在食自己这颗毒果……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2008-12-22 22:22:38|  分类: cosplay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醉

 ·

  三

  年

  ︼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 □ STAFF □ █ ▌▍▎▏

○ 摄影 ○

久任 索菲亚 阿幽 枕头

○ 摄像 ○

二阶堂红丸 枕头

○ 修图 ○

七雪

○ 视频 ○

紫堂宿

○ 文案 ○

紫堂宿

▏▎▍▌█ □ CAST □ █ ▌▍▎▏

○ 白玉堂 ○

cn 七雪

cv Jealousy

○ 展 昭 ○

cn 紫堂宿

cv 阿杰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http://www.7-xiu.cn/

 

 

▏▎▍▌█ □ 花絮MV □ █ ▌▍▎▏

 

 PS:此贴转载随意,请贴全信息,留下地址,谢谢XD(请到论坛去申请,不要在我转载的帖子下申请啊)

 

 

 

▏▎▍▌█ □ 劇情篇 □ █ ▌▍▎▏

 

·

 

正是春浅时节,腊意未减。

往年到了这个时候,家家户户都已开始褪下棉衣,暖炉业已收拾停当留待来年了,今年却有些特别。

入冬开始,南方破天荒的普降大雪,树木折断,房屋倾轧,百姓遭难。

而长江以北,却平静得不似人间。

眼瞅着将要立春,汴梁城里却下了今冬的第一场雪。

早在年关之前,包大人就被派去了南方赈灾,展昭自然随行。

适逢白玉堂方破一案重伤未愈,展昭说什么也不让他同行。

临行之前,那白衣人还偷偷勾了猫爪子耳语:“可还记得二月初七是什么日子?”

见那清俊面容显露疑色,也不等人回答,便自接话茬:“算了,也不指望你这劳碌猫能记得,总之,二月初七,城西老地方。”

说完接过药碗一饮而尽。

呸,忒难喝了。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转眼间两个多月,包拯一行人虽已在归途但距离开封尚有几日行程。

包大人拿了一路记下的各地灾情及复原情况的文书,写了封奏折,交到展昭手里,托付其先行一步快马加鞭送至王城。

这一来有意无意的事儿展昭心知肚明,心里暗暗谢过包大人就领命去了。

紧赶慢赶的在皇上那复了命,得了瓶不知哪儿进贡来的御赐贡酒,就又奔向城西。

因为三年前的这一日,正是猫儿归了鼠的日子,二月初七。

想到临行前那人的表情,猫嘴撇了撇,心道,哪会不记得,是男人都得记得。

二人相处这些个年来,便是周身没有一处不是彼此通透,唯独初初那一日,时隔三年,记忆犹新。

这薄皮的猫儿每每想起,都会笑叹自己当初实在青涩,白白让那没毛鼠得了便宜。

想着想着,脚下步子倒也轻快起来。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此时城西一座落拓孤院内,白玉堂已是自斟自饮了一整日。

枝头未消的薄雪,偶被微风卷散,滑入脖颈丝丝冰凉,趁着灼身的酒意,好不自在。

这里原是白五爷初来汴梁时置办的私宅,入住开封府衙之后,偶有闲情,也牵了猫来这里逍遥。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展昭一路走着,步伐平稳,也不着急。忽然想到一事,向西山行去。

原来,这山腰间竟有一座野庙,兴许野庙都算不上。

林间有一石砌的祭台,台上供奉三尊佛像。

早先捉拿人犯时偶然发现此地,虽地处偏僻看似少有人烟,但却香火旺盛,台前总有贡品。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之于神佛鬼魔,展昭从来是敬三分避三分,然而今日,鬼使神差上得山来。

若要细说这三尊佛像是何方神圣,他也分不清楚,却撩袍下跪,虔诚一拜。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这边赶路的人不急,等着的人可有点急了,酒劲儿上来就更有点焦躁不安。

五爷终归是五爷,依旧不动声色的坐着,想着。

叹道:这要是早几年,白爷我岂会在此干等,早就拍马出城寻去了!管他还记不记得这鸟日子,直接把人扯回来便是!想必那猫儿定又是一副着恼的模样吧……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又是一阵微风吹过,卷了发丝飘晃眼前,视线模糊之下,思绪也跟着模糊了起来,仿佛回到了那一年……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

 

自从了了盗三宝一案,一猫一鼠也算熟络起来。

但偏生的这白玉堂气傲,猫鼠之争究竟谁胜一筹,老想有个定论。

于是便从大哥手里接下了汴梁城里的生意,隔三差五的就找那展昭计较一番。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又是一日黄昏,刚路过府衙门口,便看见一红衣人阔步而来,猎猎风中衣摆翻飞。

最近也不知怎的,一遇见这猫儿,动作总是快过脑子。

“白玉堂,你又想怎样。”

听到这么句话,白玉堂才回过味来,自己这是横剑拦了人家。[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你开封府是什么地方?爷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想在门口就在门口!你管的着么!”

不假思索就回了,嘿,这套话真是越说越顺口。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那请白兄自便,展某公务在身,恕不奉陪!”

红衣人不卑不亢,双手一揖,避身就走。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白玉堂哪里肯让,侧身又是一拦。

 ◎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当日不知是哪只小猫说要择日与白某大战三百回合!”

说话间,跨步上前,压低了声音,像是怕被别人听了去,“你要是怕了,给爷喵一声,就放你……”

 ◎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白玉堂……你!”……真是欺人太甚!

只见展昭双目圆瞪,将那耍赖的耗子一推,脸上还气得青白交错。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白玉堂却暗喜,也不知道自己这喜是为的哪般。

 

 

 

 

 

·

 

几番较量切磋之下,什么输赢胜负早就被抛到九霄云外。

也不知是感佩包大人的清正廉明,还是因他侠义情长好打不平事,一来二去的总归明里暗里助着展昭破了几个案子,而最近这一桩却是格外的棘手。

话说皇宫内走失了几样物事,失窃那夜,也有几个官家的高手追着贼人到了城外。

想是夜黑风高不辨方向,加上贼人轻功了得,终是让他逃脱了。

之后,展昭在城外十五里处寻得一所破房,表面上无人居住,叩击地面却有空空之声,这地底下必定大有文章。

在周围埋伏至深夜,也无人出入。只是将近入夜之时,有一白影由远及近,在他身后不远处也埋伏下来。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月上柳梢,展昭已经不能再等,刚欲进入,后面白影紧跟而上。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知道来的是那人,展昭皱起眉道:“白兄可是看不起展某这身功夫?”

“展小猫,你这又是胡乱编排你白爷爷什么!”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没有便好,若是信得过展某,还请白兄在此等候。”

话说到这份儿上,白玉堂再无可对。

其实,那猫的强悍又何容他人置喙。此时若再纠缠,不但误事,更是折损。

展昭说罢,便要推门进入,突然,左手却被强力拉回。

“只等你一炷香,过了时辰还不出来,可别怪白某不等你喝酒。”

知道了……

展昭心里答了,嘴上却没说出来。只是也将他手用力一握,便算是答复了。

看着那身大红的官衣没入黑暗,白玉堂隐隐不安起来。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

过了半柱香,什么动静也没有,甚是奇怪。按说只是进去探探用不了那么久,若是发生了打斗,怎能没什么动静?白衣人依旧守在门口,警惕地注视四周,手心捏得已然汗湿。再约莫差不多时间将过,看了看天色,便压低身形,推门进入。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略微查看地势,几下就找到了进入地底的机关。

掀开西南角一块看似随意搭摆的麻布,就露出一个半米见方的小洞。

打亮了火折子,又抖了块飞蝗石往里一探,果不其然。

一道木质楼梯通向地下,看起来平凡,却暗部了机关。

但是此等雕虫小技在白玉堂眼里又算得了什么?攥了衣摆按经验和口诀一路走下去,边走边查探,估摸着有十几个不同种类的机关,而他不但未触动任何一个,还都用机巧堪堪堵上了启动之处。这一来,拿了证据回去,官家再派人马来时,也就省力多了。

一边得意一边又觉得不对劲儿,想那猫儿虽是武功了得,但对这些机关暗算之事实在是不开窍。还记得当年自己盗了三宝引他至陷空岛,也是用了几个简单机关就将他困于“憋死猫”,而今……

不好!

想至此处,白影不再有半点停留,直向梯下掠去。

落在地上,面前墙洞里凹进去的正是一个宝箱,欣喜之下伸手就要去拿!

正在此时,听得身后有沙哑人声,转身看去,不是别人,正是那红衣之人!

“猫儿!”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扔了火折子在一旁,三步并作两步冲了过去。

展昭靠坐在墙角草垛上,手按肩膀,似是已浑身瘫软,不利于行。

白玉堂查看了伤口,见是一排喂足软筋散的牛毛针,也放下心来。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随即又换上那张欠抽的耗子脸道:“我还道猫儿都是夜行动物,晚上最是犀利呢,还不是得五爷我来救你!”

此时,火光自白玉堂身后照来,只见展昭又瞪圆了双目,嘴是开了又合合了又开,入耳的除了沙哑的嘶嘶声却是半个字也吐不出。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哟,怎的这软筋散还能叫人禁了声?还是说你这薄皮猫不好意思开口求我救你?得嘞,白爷爷送佛送到西,走着!”

一用力,就将那红衣人一周身头朝后扛在了肩上,也不管那人略微的挣动反抗,三两下就又回到了地上。拍拍自己和红衣人身上尘土,出了房门,迅速远离此处。

原来,展昭进入地下通路时确实触动了几个机关,无论是绳索暗箭飞镖火石都一一避开了。唯独看到了那墙上的箱子,拿起的一瞬间分上下左右射出四排牛毛针,右肩中的就是此物。拼着最后一点力气靠到墙角就开始运功解毒,当看到白玉堂也意欲取盒的时候,虽焦急却仍不能发声。

幸好,那人还是听到了。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就这么一路奔了不知多久,直到启明星落,天际发白,肩上那人终于能用暗哑的声音发出音节。

“放…………下…………能……走……”

这倔强的猫这种时候可不多见,白玉堂岂能轻易放过。

“猫大人说什么?哦!这样不舒服?那换个姿势!”

说着,又是一周身,硬是要将他打横抱在怀里。

这一下,展昭可没预料到,时辰久了,药效也差不多要过了,行动力已经逐渐恢复,双腿也有了知觉。

没想到白玉堂又来这么一下,而正准备两腿落地的展昭却和他方向满拧。

刚把猫横抱过来还没站稳,重心就忽的向后一落,二人双双滚倒。

躺在地上的一猫一鼠经过一夜折腾,腹中饥饿,体力都已经耗尽,谁都没有站起来。

此时仰面望着天空泛出的鱼肚白,不知是谁先用笑声掩了倦意,不知是谁先笑出了泪来,那满树的乌鹊也被这二人的豪迈惊得离了巢。

待到二人都再站起,展昭终是把憋了一宿的那句话说了出来。

“白兄,相救之恩展某没齿难忘,但是……官府之事……”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哼!官府的事白爷爷才没那闲心去管,我白玉堂管的,是你展昭之事!”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白……”这一下,展昭倒是听得一怔:“……玉堂……”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只道是, 何愁前路知音寡,共君千里,携酒踏月明。

 

 

 

 

 

 

     ︻

      章

      三

     ·

     醉

     ︼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要说人嘛,还真是都有点贱脾气。

前些日子那锦毛鼠白玉堂就跟住在府衙里头似的,时不时的就和展大人同出同进。刚开始兄弟们看不过眼,想那白老鼠当初恣意妄为犯下那么多荒唐事,现下居然还这么大摇大摆,着实气不过。可后来看展大人竟把他当兄弟一般,他又帮着开封府破了几起案子,什么过往也就都一笑置之了。

这个月以来,开封府突然的一清净,众人都有点不舒坦了。

和展大人吵架了还是怎的?谁也不敢问。

展昭自己心里也犯起了嘀咕,到城西的老鼠窝找过几次,总也遇不着人,每次都是家丁转告,不是去了这儿点货就是去了那儿查账什么的,借口总也不同。

为什么觉得是借口呢?算是猫的直觉吗?展昭心话说了,这生意开了不是一天两天了,怎么偏偏现在突然就这么忙了,分明是有意避我。

可是,这又是为什么?

这一琢磨,猫的倔强劲儿就来了,醉仙楼里提了女儿红,就去捉耗子了。

前些日子,白玉堂老要约展昭去上善门外汴河畔喝酒,都赶上开封府事忙,推辞了。

难不成就是因为这个?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到了汴河畔,远远就望见那人白衣胜雪,仰头喝干了坛子里最后一口酒,随手扔在一旁。

坐下来之后,定定的望着河面出神,也不知是想什么。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看着落日余晖洒在那人雪白的衣衫上,清冷的白趁着萧瑟的金,竟透出耐人寻味的落寞。

展昭不由得心口一紧,步子也迈不开了,盯着那个背影似有千言万语又不知从何出口。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还没看够?”

展昭闻声,如梦方醒,紧走两步到了白衣人跟前递上手中的酒坛。

“河边风大,喝酒暖身吧……”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白玉堂侧头看他,边要伸手接过,边低低地喃道:“笨猫,酒,可不只能暖身啊……”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当声音低到自己都听不见的时候,他已经抓住了半空中的手腕。

展昭想要挣动,那人却只握得更紧,更紧。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难得的,猫儿没有亮爪,反倒由得他拉了坐在身边。

那人靠过来,展昭也没有躲,胸前温暖熨帖,正驱散了河边的几许秋凉。

“玉堂,你醉了?”

“笑话,便是再来个十坛八坛的,白爷爷也只当是喝水!”

白玉堂暗自笑了笑,像是下了什么决定一般,乐滋滋地揭开了酒封。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随后,二人你一口我一口,共饮一坛酒。

女儿红的浓香飘散开来,似是空气中无法道破的情愫流转,化都化不开。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

       章

       四

      ·

     情

     ︼

 

这一日回去,白玉堂不但恢复了去往开封府的频率,那活分样子更是变本加厉,逢人打招呼都乐呵呵的,也不知有什么喜事,眼睛里还时不时的射出两道精光。

展大人也有点不一样了,具体怎么个不一样法儿,兄弟们也说不出来。

别人看不出怎么回事,白玉堂可都心知肚明,过去和那猫儿四目相交时,不是认真就是犀利再不济就是狠狠丢过来的眼刀子。这几天,却都是转移视线。

“不必。”“多礼了。”“事忙。”“回来再说。”……

这是……躲着我呢?白玉堂纳闷儿了。

早先察觉自己心思的时候,他不是没辗转反侧过,左思右想扪心自问,甚至绕着躲着又逼着自己决定了个清楚透彻。

要说那猫儿,也决绝不是那么简单的心思, 可这层窗户纸一刻不捅破,这日子就一日比一日让人心痒难耐。

锦毛鼠的性子终是耐到了极限,一日趁展昭出外查案,路边牵了他就走进一条无人的巷子,生生憋在了墙角。

可真到了这一步,白玉堂才开始觉得有点犯含糊了。

他纵然天不怕地不怕,风流天下惯了的,却从没想过自己会有这一天。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该怎么开口?

什么语调?

试探着来?

强硬着来?

这笨猫不逼不行啊……

哎?又不看我,你那是什么眼神儿!?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玉堂……展某……”

某什么某!就不爱听你那诸多借口!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我白玉堂自问一生坦荡,做事问心无愧,男子汉大丈夫,爱便是爱了,猫儿,你到底应还是不应!”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我……”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展昭似乎有话要说,却被一个突如其来的吻霸道吞下。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猫儿,你的话,白爷现在不想听……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狂风暴雨般的欺身而上,还没偷到多少猫腥儿又迅速退开,之后,落荒而逃。

白玉堂啊白玉堂,你怎的这时英雄气短了呢……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那人走出去有一会儿,展昭才回过神儿来。

唇角余温已退但触觉尚在,这心口里倒真是像揣了只耗子,总也踏实不下来。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

      章

      五

      ·

      別

      ︼

二人自从那天之后,对于心里那事都绝口不提,但人前人后的亲疏样子却和过去一般无二。

没多久,襄阳王谋反意图昭然若揭,朝廷苦无证据,着令新科状元颜查散奉旨查办,包拯从旁协助。

众人到得襄阳地界,明里和那襄阳王来往如常,暗里已授命展昭开始调查。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犹记得,初到襄阳隔江观那冲霄楼时,二人相顾无言,红衣人眼中尽是担忧。

白玉堂怎会不懂?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昔日,南侠展昭为民接旨,官拜四品。

膝头这一屈一跪,重逾千金,承载的又何止是小小开封。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这家国天下之重,我白玉堂又怎会不懂?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这一夜,展昭查案晚归,回来时候,白玉堂正沏了壶茶等着。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探讨案情,交换信息,一切如常。

就连展昭喝下茶水时微蹙的眉头,都和往常一样。

只是,喝下以后的感觉,可就不太一样了。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展昭趴倒在桌上前,用着最后一丝神智看了白玉堂一眼。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白玉堂,却没敢去看。

起身抚着那人墨色长发,他轻声道:“笨猫,我都懂。”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说完,提了画影走入漫漫黑夜。

桌上的白玉杯不知何时转倒,滑下桌面,粉身碎骨。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

      章

 

      六

      ·

      局

     ︼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展昭醒转过来,天已大亮。

桌上蜡炬成灰,他猛吸了一口气,握紧巨阙,夺门而去。

一路上施展轻功,发足狂奔。

白玉堂!白玉堂!好你个白玉堂!!

就这么跑着,心心念念这三个字,在脑子里是越来越响亮。

你若是这么没用的就去了!就枉我展昭对你……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到得冲霄楼下,四周已是硝烟弥漫。

楼前石阶上,一片扎眼的白。

这不是白玉堂的外袍又是谁的!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抓起那上好的纯白锦缎,目光拾级而上,烟雾缭绕的楼门豁然洞开。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里面那人也不着急,缓缓走出来,右手举起一个什么册子,得意的摇晃。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那狂傲的笑意刚刚爬上他的嘴角,他就在展昭面前,倒下去了。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展昭冲上前去接住,只见白玉堂口吐鲜血,手捂胸口,脸上却还是那副得意的……惨笑。

“展昭,平日里见你威风的紧,怎么今日跟丢了魂似的……咳咳……”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玉堂!别说话……”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白玉堂抬起头,用尽力气般地凝视着眼前那失措的人。

“猫儿……若有来世,你可愿意……”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来什么世!有什么事等你好了再……”

展昭用力想要扛起他,白玉堂却又一阵猛咳,那声音,叫人听来肝胆俱裂。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咳咳……!!!”

“玉堂……白玉堂!你给我好好活着!我就什么都应了你!”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这句话一出口,只觉身上一轻。

刚才还在呕血的白玉堂一个起身,转到了展昭前面。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这可是你说的,白爷爷记下了!”

说罢,纵身逃离现场,留下展昭还有些发怔。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玉…………白——玉——堂……!!!!”

刚琢磨过来味儿的御猫,险些要捏碎了手中得之不易的逆谋盟书,一个燕子飞,直追前面那人。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

      尾

      聲

      ·

      歸

      ︼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拜完了佛从山上下来,展昭一路紧赶,到得鼠窝却不见半个人影。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唯见小院石桌上,一个空酒坛,两只玉杯子,其中一个斟满着。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展昭将御酒放在一旁,拿起那满当当的玉杯子,不禁露出淡淡一笑。

随后,一饮而尽。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刚一仰头,那人声音便到。

“哟,馋嘴猫儿偷酒喝哪!”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这不正是你留给我的吗?”

展昭不气也不恼,轻描淡写间透露着自信和对那人的了解。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白玉堂打开扇子,求证般问道:

“怎么知道我不是等不及先回去了?”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二十年上好女儿红,白五爷岂会随便留下一口?”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正是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饮过一口,齿颊留香。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三年光阴,弹指一挥。

二人边饮边闹的也聊起往事,时而会心一笑,时而扼腕抚掌。

然,俱往矣,今日细数起来,也不过云淡风轻。

只是,如今的锦毛鼠狠厉更盛,却少了鲁莽,如今的御猫爪子更利,却更善隐藏。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推杯换盏间,白玉堂又捉了猫爪,大拇指在他手心轻轻摩挲着,慢慢地,慢慢地。

猫儿也没有挣躲,任他捏了去,只是睫毛颤了两颤,双眼间添了几丝氤氲,唇边的笑意却从未减淡。

相怜相念倍相亲,一生一代一双人。

不把丹心比玄石,惟将浊水况清尘。

 

 

 

花絮~~

鼠猫三年祭拍摄花絮:

 

 

 

好吧……我又开始毁自己了……OTZ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小剑穗的第一次很投入啊~~~~~(啥?!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于是说……这张照片充分证明了我们的废片还是很多的……T     T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古装真麻烦!真麻烦!真麻烦!!!!拌死我了……(无比怨念ing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MD……烟饼太熏人了!!!!!找死啊!放那么多烟!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咳咳////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好吧,我个人对“大庭广众”的理解也不是很强= =(被宿揍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其实是这样……某猫在我背后捣乱……于是我就那么一转身……=,,=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咳咳……|||||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超级灵异的一张!未PS过!……其实当时看着确实很那啥,毕竟当时的剧情是……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如此费劲……最后还是没有用上这个镜头TAT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可爱的……可悲的杯子们……嘛,不过还好,就牺牲了一个= =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内心……与表情、动作满拧的两只…………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两张……扶额表情||||||||||……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转载cos多图慎入]█□鼠貓□█ □醉 · 三年□█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完

 

 

 

 

  评论这张
 
阅读(790)|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