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一切皆痴念

 
 
 

日志

 
 
关于我

“相信”这句话是世上最大的谎言。 我看我还是永远躲进我的童话世界当我的孤独的女巫,认命了比较好。 最终我还是在食自己这颗毒果……

网易考拉推荐

为我建一做古城(未完,待续)  

2008-01-27 19:34:59|  分类: 蓝晓月作品发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在前面的话:

这篇梦话的开始,是月对古装的喜爱。月想要生活在一个大家都穿着古装的地方,于是,便有了以下的幻想。

这座城,是月的城,是月幻想一座建在现代社会的古城。看文的各位,下面的是月梦里生活的一天的流水帐,它的意义在于描述月的城。

晓月妄想,某天天上掉下个SS级的金龟,为我建这座城。晓月要做此城之主。

此文,不知道以后还不会写其他的。如果有,此文也是一个引子,一个番外,一个蓝晓月梦之古城。

另外,月的城还没有想好名字,月想要一个有文有武的名,天下无双。大家谁有兴趣出出主意吗?

 

 

为我建一做古城

某市的郊外,有一处山城。我就住在此城中。

早晨无奈的被闹钟吵醒,木窗未关,凉风习习,吹动着屋里的轻纱厚幔。窗外望去,入眼之处都是古楼亭阁之貌。

伸个懒腰,打开木制大衣柜,里面排满着纱衣长裙。估计今日清闲,取了白色长袖纱裙换上。手起风便生。将头发一半扎起盘好,亦选了个白色的簪子插上,簪子上的挂珠一步一摇。而后就听见桌上手机铃响起,是一曲梁祝。

看了电话,是住前面的灵子打来。昨日已约好早上一起过早,怕是在催,就直接挂了。起身到镜子前照照,整理衣服,选了个白色玉坠挂在腰上。才记起还未洗漱,赶紧冲进卫生间。

灵子倒是很快到了门口,“咚”“咚”的直敲门。匆忙打开了门,她就喊到,知道你喜欢听木门声,我就没按你家门铃。

你倒是不怕把门拍坏了……。

灵子今日是一身男装,深蓝色。腰间一把假剑别着,倒是不重。那套衣服是我让她做的,跟展昭一个样子,哈哈,今日你倒是要cos出门么。可惜我才不要做白玉堂的打扮,今天这身白裙,叫白玉花好了,或者白砂糖,呵呵。到化妆柜的抽屉里翻翻,找了条月白的带子,让她系到马尾上。自己翻了个白花锦囊出来,把钥匙钱包手机一股脑塞了进去,就和灵子出门去了。

拐了个弯,就来到街上。路上铺的是大石块,踩的踏实又舒服。今日起的早,扫路的刚过去,也没什么灰。巷子口有一个老夫人买豆腐脑。做生意的其实是一对老夫妻,每日,女的就站在这住家的巷子口,摆着用木桶装着的豆腐脑卖;男的,就一前一后的挑着木桶,在城里转悠着卖。

和灵子买了两碗豆腐脑端着喝,向北街的小吃街走去。城里大部分有名的小吃糕点零嘴都在这北街,街上还有一家酒肆和酒楼。所以无论是城里的住户,还是来游玩的旅客,要是吃饭,定是要往北街走的。

已经有那碗豆腐脑垫了肚子,便悠闲悠闲地晃到云吞面馆,叫了两碗云吞。灵子也顺路买了个肉夹馍吃,边吃还边说我今日怎么吃的少,一碗云吞就了事。

临时想减肥保持形象不行啊?

懒的理她,在北巷的拐角的饼铺称了半斤酥饼。

时间尚早,就先去了城中的河边。每天早上那里都有老爷爷打太极。一身白衣,胡子头发也快赶上衣服了,但是身体确实结实,练起功来,身姿帅气俊朗的没话说。河边柳树下找组桌凳坐下,灵子把腰上的剑取下,蹬蹬的跑去跟那爷爷练太极去了。我一身懒骨,伸伸懒腰半撑在桌子上,打开纸包,吃饼!

约莫一刻钟,吃累了。站起来去那公告栏瞧瞧。这城里的大小事,都写在上面,很是方便。见:

1.中秋佳节之夜,王府举办赏灯会。

2.西街街角的赌坊(麻将馆)转让。

3.北二街上午11点封街。

灵子也走了过来。“上午11点封街。好像是有个剧组要来拍戏。”

“那我们一会去趟二~呗街,我要去书店。”

灵子斜眼扫过来,“你‘一北街’的饼子这么快就全吃了?”

“怎么可能!”翻了一白眼,“你不耍你的灵子十三式啊!你怎么可能没事白带剑出来。”

“练,当然练。”

跑到桌子上拿了个酥饼塞到嘴里,嘟着嘴就开始舞那基本剑式。

“一,二,三……”塞个饼,嗯,甜。“……十一,十二,十三。”灵子稳稳当当的停在那里。“你看吧,十三式。后面的果然忘记了。”

灵子大怒,“就你说的!”自己又退回原地,重头开始舞剑。

“嘿,革命呢!大跃进的动作啊。”

“……”

“那是剑啊,不是刀啊。”

“……”

“不错不错,突破十三了~”

灵子气闷。“你吃完没?”

“吃完了。”

“吃完就走。”

灵子无奈又无力的把剑重新别到它装饰的地方,随手把包饼的纸扔到垃圾篓。“走(diang)。”

在二~呗街的街头就可以看见西城门。有几个轿夫在门口的一边休息。现今还未入秋,轿夫的轿子都是竹子做的座椅,有的两边会挂上纱或者珠帘。西门口的轿子比东门口的少,从西门来的人大多是办事,而东门主要是面对游客。

城里是没有汽车和摩托的。唯一速度较快的就是自行车了,一般也只是在城的最外圈转转。城里的移动工具,除了轿子,就是马了。不过骑马也不是随便让你骑的,前面得有一个马童牵着,带你慢悠悠的晃全城,胆小点的走的比轿子还慢。不过本身城就不大,那些轿子,马的,都是给游客服务的,还有就是我这种懒人,有时也有几个喜欢讲究情调的。

刚说到那西门来的多是办事,所以那下午要来的剧组就是走西门,所以那轿子的对面就站了一群找工作的,群众演员。原以为他们只会包围艺术学院,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这有戏的日子也开始有人在这找工作了。不过他们还是很守规矩的,城内的第一不成文的规矩就是要穿古装,一眼望去,也没有特别“未来”的人冒尖。

“下午的戏是那个朝代的?”

“宋朝吧……”

难怪。最近怀疑他们已经有结伙的嫌疑哦,出现了一批衣服做工不错颜色很适合群众却绝对不是土耗子的人,都是提前打听好戏的人,目标直奔那三线四线的路人甲,莫非背后有高人?当然,还有一批穿的绫罗绸缎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可以媲美女主角好像随时就能上台演出的美女们,她们大多是自带相机,要和明星来个近距离接触的“饭”们。

“别看了,在看也不能坐轿子的。都没路给你坐。”

“我有那么懒吗?”书店就在眼前,我也不至于……

“有!”

“……”

抬脚进了书店,就先奔杂志区把每月必买的杂志先买了下来。再跑到这书店的特色区看看今日抱那本书回去“束之高阁”的好。特色区才是书店的主打,都是古书为主,不少采用了竖排版,封面全是素蓝色或者暖黄色,印刷出来,看的很是那么回事。也有些是手抄本,都是有点书法底子的人写的,卖价还要高些。不少喜好文墨的人就买些回去好好的感受感受,估计收藏的多,读的少。不过住在这古城中的,闲暇时一杯热茶,坐在躺椅上翻一本唐诗或宋词,也是一番绝妙享受。

随手抽的本,翻开来看看。家里已经买了几本诗词,庄老孔也有了,但是还没怎么读。虽喜爱那古代的繁华,却不敢说自己懂古文,还是我太肤浅,贪爱那繁华外表,神秘的奥妙。不能否认,中华五千年的文化的伟大,是任何一个中国人都应该骄傲的东西,那其中的精华,晓月还是要多多学习才对。摩挲着书,油墨的香味儿扑鼻。一直十分喜爱这味,若是知识能吃下去,就能记住,我肯定是买两本,吃一本,留一本摸着。又在胡思乱想了。

收回思绪,虽然中国的古文字的排列都很优美,我还是选了稍微白话的来,唉,慢慢来吧,晓月啊,你修炼还远着呢。转向柜台,书店老板一看是我,马上招呼到,去那边看看,你要的书到了。

哎?疏忽了,马上奔回去。古典书架旁,有个木头桌面,不高,上面齐刷刷的排列着卷轴。细细搜寻,果然看到《滕王阁序》,大喜。落霞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一字字,一句句,刻在那竹扁上。好东西啊,这样就算睡觉抱着也不会怕压坏了,今日回去一定要大声颂读三遍,把心里这激动,借它的气势给释放出来!

喜滋滋的拿着书去付账,嘴裂的下巴快掉下来了。老板打了点折,我干脆的取出钱付了,笑道:“今日出门没带布,老板给我拿张包吧。”老板点点头,手脚利索的包好给我。

城里是不怎么用塑料袋的,一般出门买东西,都是自备布袋。今天走时没有想到,就只好让老板给块布包着,这是要额外收钱的,不过布一般都结实,可以用上许久。若是哪位懒人家里集多了,还可以拿到专门的地方一起卖掉,店家回收。不过对于外来客,没什么要求的,都是用的牛皮纸。

出了书店门,还在想去哪里,电话便来了。

成衣坊的电话,是莫言。问了我身在何处。就说昨日两个外国游客定制的衣物,今天要赶做,可是早上清点时发现黄色的凤纹缎面布不见了,让我就顺便买3米回去,赶完了工再找。带午饭回来。我还未炫耀我的新宝物,电话已挂。

莫言莫言,你也太无情了,虽然我打电话也很简洁,你也太简洁了。瞄向灵子,灵子就顺势问:“谁?”

“莫言。要我们买布买午饭回去。”

“哦。”

很想说些什么发泄一下,却又没什么好说的。憋着一口气,弯着腰转个弯,抬脚向布店去。

熟门熟路,买布倒是快。出了布店,已经有衙役到街上开始清街了。这城里的衙役都归本城官府管理,到不是真的官门中人。但也位居管理人员了,监督这城里的事务运作。

和灵子出了街,照原路返回,去寻食物去。感觉才吃了不久,还是一人要了碗粥食了,替坊里的要了5笼烧麦,拿油纸包好,拎了回去。

现在是往南街去。南街和北二街都是商业店铺。但是南街的势头却比北二街大的多。主要是有酒楼,茶馆,和妓院这三家闻名。

酒楼够大,三层,吃喝不缺,香名万里;虽不在那小吃街立足,生意却是红火。

妓院开在这酒楼对面,也是三层,粉纱香烟的,那么大的怡红院的招牌可是让所有人望而停步,站在门口不停的向里张望;它中午以后才开门,时不时有轻纱美人在楼上小露风华,就又隐了去;若是放胆进去,可以到3楼的厢房中听一曲真宗的古曲,或是到2楼包间小房唱一小时的卡啦OK,保证绝音效果良好。

茶楼倒是像避开似的远远的在街的另一头,里面的茶我不懂,那说书的却是个好手,吸引不少客人逗留休息。

成衣坊也在这条道上。说是我的铺子,灵子莫言也有份。按理灵子年纪最大,我却偏要争个大当家做,灵子便让了我自己做二当家,说莫言是这个三当家。莫言无奈,嘟哝到,不过是一家成衣店,被我弄的像山寨似的。铺子的店面还不算小,两层。下面是门面,卖成衣;上面是工作室,处理事务和制作衣服。

才踏进门口,就看见两个“未来”人在埋怨:“衣服好贵,不想买了。这优惠卡肯定要浪费了。”

凑过去瞧瞧他们手中的卡,正面一双红鞋。这种卡是服饰店,鞋帽店,首饰店还有文房店等一些以衣和行为主的店家联合推出的优惠项目。游客到此,忍不住要买点纪念品。比如买了衣物,就会想去买鞋;女人会想要纸伞,男人会想要纸扇;东配点西配点东西就齐全了,每家店也就都光顾到了。所以这小小的一张卡,更是一张流动的广告。买东西超过一定限额,就会送这么一张代金卷,虽然面值不大,但是是可以累积使用的。看这卷上的鞋子,就知道是哪家鞋店的卡,上面有写10两,就是代金10元。反面有可以使用这张代金卷的各个铺子的名称。我的成衣坊的卡就是红色的肚兜图案。每到月底,各个店铺的账房就凑到一起,互相交换各自的卡,把自家的换回来,多的就用钱买回来,以后继续使用。

把烧麦给灵子先拿上去,问到:“你们刚买了鞋子?”

那一男一女点头应声。

“那为什么不买衣服啊?”

女的回到,实在太贵了。身上钱没那么多预算。买回去平时穿的机会也不多。转了一圈,想买的都差不多了,就是想穿古装,可是实在是贵了点,这卡也是要浪费了。

“那小锦囊买了没?回去可以装东西,还有挂穗。反正买多点送人也行。”

带他们来到门口的展台前,那里摆放着各式的小锦囊,大多都是衣物的废布料做的。旁边的一格里还有玉挂坠,不是用的真品,都是玻璃的仿冒,也是便宜的。再旁边就是一个个卷好的肚兜。都是衣物的废料的产物,或者打着衣物卖的小东西。

两个客人看了看,选了选,买了2个小精囊去了。临走前告诉她们,街前有家衣服店,衣物是出租的,游玩的话,可以租件喜欢的过过隐。两人应声道谢去了。

出租的店面还真是很受欢迎,不过租衣服都是为了方便,穿起来总不是那么称妥,但是对一日的游客确是绰绰有余了,很大程度的保护了城的古风。

跑上2楼,看那烧麦已经被莫言和裁缝们吃了不少,但人都还在自己的岗位上忙着没停歇。刚买的布已经被拆成了好几块,真是够速度的。

(未完)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