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一切皆痴念

 
 
 

日志

 
 
关于我

“相信”这句话是世上最大的谎言。 我看我还是永远躲进我的童话世界当我的孤独的女巫,认命了比较好。 最终我还是在食自己这颗毒果……

网易考拉推荐

【授权转载】《角色扮演:特征与功能的社会学浅析》(by 阿紫)(学士论文)  

2007-06-22 14:46:44|  分类: cosplay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阿紫好厉害……要是我就不行,写不出这么有条理的东西,尤其其中贯穿着伟大滴思想者的言辞,不得不佩服……orz……

晓月也很喜欢阿紫的cos~大家去她的博客看看哦~~阿紫是个cos强人,道具服装全人!~特别推荐!~【授权转载】《角色扮演:特征与功能的社会学浅析》(by 阿紫)(学士论文)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出自阿紫的博客 不过如此    http://azaz.blogms.com/   谢绝二次转载

 

 

(学士论文)《角色扮演:特征与功能的社会学浅析》(by 阿紫)

角色扮演:特征与功能的社会学浅析

——以北京cosplay活动为例

Sociological Analysis on Cosplay’s Characters and Functions: A Case Study of Beijing Cosplay

内容摘要  cosplay(角色扮演)是一种新兴的娱乐方式,在大陆出现不过几年,学术界对它的关注恐怕还要延迟一些。两年来,笔者参与观察北京地区cosplay活动,掌握了第一手资料。本文是此项社会实践的尝试性总结,在尽量保持其生动性的同时,概括描述它特征及功能,并在最后揭示cosplay的定义。

关键词    cosplay,coser

一、引言

    如今的网上搜索,很快能找到几百页有关cosplay的新闻报道等宣传介绍,多数是图片多文字少,直观的视觉刺激淹没了抽象的文字描述。《瑞丽可爱先锋》等时尚类杂志上也辟有cosplay专栏,但那至多是网页的印刷版,不能指望其中有总结概括性的文字。中国第一本cosplay主题书《cosplay嘉年华》 ,已经在2004年年初发行,该书首次全面关注cosplay这一时尚文化现象。除图片外,还介绍了cosplay的发展状况,以及化妆、道具、摄影、组团、比赛等知识。这套实用性很强的图书,是cosplay界向社会的一次集体亮相。

    以上就是本文的写作背景:研究对象方兴未艾,文本资料极度匮乏。在进行具有一定挑战性的探索式研究之前,首先要了解cosplay用语。其必要性在于,话语是一种权力,被小群体创造出来用于自我保护。术语、暗语和黑话,只不过是带有不同感情色彩的近义词。语言的作用不仅在于沟通,更多的时候,它们在不同的群体之间起着类似保护圈和大门的作用,使非成员觉悟到,其他群体对于自己这个“圈外人”“门外汉”来说,是不可进入的。cosplay的用语极为丰富,以下仅为举例。

(一)cosplay词典

1、英语类

    多数coser对英语的兴趣不如对日语。受英语水平所限,多用简称(如 [VR])、谐音(如 [饭])。在话语的层面,就暗示了cos圈内“西方不亮东方亮”的倾向。

(1)[cosplay] 由“costume(服饰)”和“play(扮演)”合成的新词汇,未收入词典,也就意味着没有进入主流社会的视线,此所谓“不入流”。来自日文“コスプレ”,指一种穿着舞台服饰的聚会。中译“角色扮演”“真人秀”“动漫克隆”等,口语中简称“cos”。指由[动漫]、电玩、[VR]、影视、戏剧、文学、美术等作品的爱好者自发筹划实施的角色模仿,也包括原创(细究起来,它的内涵不定,因此在时间和空间上的外延也不明。后文将有详述)。爱好者遍及亚、欧、美。目前在中国大陆,发展出一些趣缘组织,如家族或社团,常有官方举办的表演和比赛。主要活动地区在广州、上海、北京、成都、南京、武汉、福建、天津等大城市。

(2)[cosplayer] 简称“coser”,指cosplay活动的参与者,也是个模糊概念。有时具有很强的即时性,似乎某时某地正在cos的某人,就是coser;有时又像一个烙印,一种标签,长期标定在某人身上。

(3)[CN] coser name。相当于演员名单。

(4)[LOGO] logotype(商业标识)的缩略形式。这里指cosplay社团、家族或个人的标识,常用于网上照片,相当于署名。有时因为合作者的身份认同问题而发生纠纷。

(5)[VR] ① visual rock(视觉系摇滚)的缩写,视觉造型重于听觉享受的一种音乐形式。炫目的外表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震耳的音乐给人以严重的听觉刺激。

② virtual relity(虚拟现实)的缩写。当然coser不会这样理解。

(6)[DC] digital camera,数码相机,拍摄cosplay照片的首选硬件。其优点在于一次性投资、即拍即看,不用扫描因而适应网上传播。

(7)[PS] Photoshop,修改cosplay照片的必备图形软件。

(8)[BL] boy’s love,男同性恋的通俗称谓,cosplay的恶趣味之一。此主题内含一系列词汇,本文不做展开。

(9)[GL] girl’s love,女同性恋的通俗称谓,cosplay的恶趣味之二,普及率不如[BL]。

(10)[SM] sadomasochism,虐恋,cosplay的恶趣味之三。

(11)[饭] “fan”的音译,指“……迷,……的崇拜者”,有时也用“fan”的另一个意义[扇子]来表示。复数“fans”音译为[粉丝]。

(12)[破死] “pose”的音译,coser姿态的定格。

2、日语类

    coser一般从小受到日本影音作品的影响,多多少少都会一些日语。中日文化的相似性也利于跨文化理解。由于日文不方便在电脑上输入,况且绝大多数coser只知道几个简单单词的发音而不识字形,所以一般用汉字或拼音来音译,如“对不起”写做“西米马塞”,“可爱”写做“卡哇伊”或“kawayi”。

(1)[声优] 动画、漫画、广播剧等的配音演员。

(2)[耽美] 不便书面解释,可以从字面上理解:“全都耽误在美上了”——而审美能力的过度发展,对于个人和社会的道德都不是种好兆(涂尔干,2000,16)。请参照[BL][GL]等项。

(3)[同人志] 指志同道合的朋友,将各自发表的文艺著作集结成册,不由商业出版社出版发行,而是自己出资印刷,在同好间传播。派生的词汇[同人],指的是动漫爱好者在动漫原著基础上自发演绎而成的图片或文字,相当于番外篇(外传)或恶搞版。而[同人女]指的是带有耽美倾向、酷爱恶搞原著的人,以女性居多。

(4)[花见] 赏樱花。coser在春季的例行事宜,一般伴有cosplay外拍会。

(5)[私服] 比较生活化的非舞台服。穿私服而不被看成[路人],是cosplay的较高境界,仰仗于梳妆、气质、摄影、[PS]等方面的综合之力。

(6)[素颜] 没化妆的脸。

(7)[SANG(或写作“桑”)/SAMA] 常用敬语,用在人名后。

(8)[幼齿] 儿童,孩子。

(9)[苦手] 不长于,不擅于,很棘手。

3、汉语类

    外来语经过汉化,汉语也经过了“cosplay化”。coser分布在各大城市,语言必然带有地方特色。另外,拼音(尤其是拼音缩写)在网上很常用。全拼多用于表示动作、声音,如“PIA”是“打”的拟声词。拼音缩写乍看很像术语,其实“BT”就是“变态”,“BS”是“鄙视”,“MSN”是“美少年/少女”。这就要求使用者不仅有丰富的网络交流经验,还要具备活跃的语音联想能力。因为输入拼音要切换状态,这种“假洋文”并不能带来网络沟通上的便捷,更多的时候它令圈外人士不明所以。此所谓语言对小群体的“自我保护”功能。

(1)[动漫] 动画、漫画。

(2)[万年] 表示长久、一贯。

(3)[怨念] 耿耿于怀,心向往之,极度渴望。

(4)[敬业] 指coser不惜血本、追求完美的态度。

(5)[路人] 非coser。有时是私服coser的自嘲。

(6)[自动屏蔽] coser对路人的态度。这体现了coser的“忘他之境”和自恋本质。

(7)[御用] 指某个裁缝/道具工/化妆师/摄影师,经常为某个/群coser服务,与之建立了良好的私人关系,就称为该(群)coser的“御用”。

(8)[路痴] 不认路,coser在空间上的常见缺陷。coser经常跑路采购、交接和进行cos活动。

(9)[迟到魔] 不守时,coser在时间上的常见恶习。因为路痴或准备仓促,coser很容易迟到。

(10)[变身] coser改变角色,不仅指外形上的改变,更是气质上的。

(二)研究方法

    真正的娱乐都是自娱自乐,它不仅表现为可见的外在行动,而且影响人内在的心态。作为新生代娱乐方式的cosplay,只在某些时空的某些人身上才能观察得到。如此难以简单度量、必须放在一定背景中才能理解的对象,使用参与观察法比较适宜。

    观察者有四种角色:完全的参与者、观察的参与者、参与的观察者和完全的观察者(袁方,王汉生,1997)。第一种角色类似于“间谍”,在伦理上被指责为欺骗,在科学性上被怀疑观察者会影响观察对象从而导致结论有失公允。第二种,不足在于减弱了事物的典型性或丧失科学的超然态度。第三种角色简直就是新闻记者。第四种角色虽然将研究者对观察对象的影响降到最低,却未免失之于粗浅(艾尔·巴比,1987)。

    笔者的角色应该属于第一种。自我辩护如下:

    cosplay属于个人爱好,不存在欺骗之嫌。的确,人在成为结果的同时也成为原因(哈登,1988)。个体对群体的影响很难估计,无法检测笔者的参与对cosplay有无影响、影响大小。学术一方面要求观察者介入,另一方面又要求观察者超然,追求埃利亚斯(Elias)倡导的“既介入又超然”的境界很困难(丹尼斯·史密斯,2000)。本研究的视角不是主客二分法,研究者不是旁观者,而是研究对象中的一分子,既在观察,也在被观察。“以社会为实验室”只是种比喻,人不可能像实验室里的化学药品一样被观察。自然科学里尚有“测不准定律”,社会科学这种“软科学”更没必要刚化。按照德国反实证主义社会学家迪尔泰的观点,自然是拿来解释的,而人是拿来理解的。

    cosplay发生在有限的时空内,是不可重复的娱乐体验。组织上比较松散乃至毫无组织,人员变动不定,聚散无常。信息的传播媒介主要是网络,网上的信息又风云变幻,时常更新。估计总得冒险,所以在此也不做人数上的“保守估计”。没有总体,便无法抽样,随机与非随机没有区别,无所谓抽样偏差。深入灵活、偏重定性,这就是参与观察的优点,可以避免准确性高而可靠性低的弊端。

(三)研究时间

    2002年5月至今,几乎全部闲暇时间。这个时段基本与参与的时间重合——虽然最初并没有抱着明确的观察研究的目的。

(四)研究者

    一个社会学专业的coser,一个喜欢cosplay的社会学系学生。与那些艺术类或技术类院校和专业的学生相比,笔者的专业虽然跟cosplay不甚对口,但很便于研究cos。

(五)研究对象

    笔者参与观察的cosplay活动基本上发生在北京,分析对象却是整个cosplay圈,这在学术上有以偏概全之嫌,但在实践中却别无选择。受精力、财力和信息条件所限,coser很难频繁深入地参与外地活动。毕竟路程不仅指数学中两点间的距离,更是一种时间/成本现象。(康少邦等,1986,72)为了避免浅尝辄止,笔者只能选择扎根北京cosplay界。即便北京和南京的cosplay有区别,这区别也肯定小于coser和路人的区别。余下的、也是最重要的问题,就是cosplay的定义。在描述性研究中给出定义很困难,因为定义的改变无疑会导致不同的结论。(艾尔·巴比,1987)

    广义的“角色扮演”贯穿人类社会始终,我们甚至可以说古希腊的祭司cos神灵,梅兰芳cos杨贵妃。现代意义的cosplay源于美国迪斯尼乐园,工作人员穿着制作成米老鼠、唐老鸭形状的巨大“袋子”四处走动。一般认为,真正的cosplay兴起于六七十年代的日本,1993年出现在香港,1995年现身台湾。大陆则是在1998年,虽然起步较晚,起点较低,但得益于日港台三地的成熟,cosplay得以快速稳定地成长。

    cosplay的题材因coser个人爱好而不同。一个cos的诞生,源于coser对某部作品、某位作者、某个角色、某样造型、某种道具、某种感觉的怨念。有时带有一定的“跟风”性,比如当下正在流行漫画《火影忍者》,祖国大江南北到处有人在cos火影。“过热”之后必有“过冷”,于是有了时尚。所谓“时尚”,就是此时尚在流行。

    目前大陆的cosplay活动大体上分成两类:公开的和私人的。前者多由学校或商家组织,cosplay作为漫画、图书、电玩、汽车等物的宣传形式,成为展览的一大亮点,甚至有“喧宾夺主”之势。此外还有专门的cosplay表演和比赛。后者有私下聚会、摄影会,地点从私宅到公共场所。“公”与“私”的这种划分并不是基于时间、地点或参与者,而是基于组织形式的不同。因为cosplay无论公开与否,一般都没有固定时间。公开活动固然发生在公共场合,但公共场合里也不乏私人活动。coser既参与公开的漫展、比赛,也积极开展私人活动。

    cosplay的展示方式分为现场和非现场,前者一般是立体的、动态的、有声的(如舞台剧,优点在于轰轰烈烈),后者多为平面的、静态的、无声的(如照片,重图片而轻语言,重空间而轻时间。优点在于方便简洁)。最近出现了视频拍摄服务,类似电影短片,属于拍摄现场的再现。cosplay作品多在网上传播,少量照片刊登在报刊杂志等出版物上。coser的相互沟通主要利用网络,友人间当然也用其他通讯工具,如电话、手机。

    在叙述了cosplay的历史和形式之后,还是无法归纳出一个明确定义。因为定义永远是截取事物发展的片段加以总结,因而永远不充分。唯一真实的定义就是事物本身的发展,而这已经不再是定义了(恩格斯,《反杜林论》材料,马恩全集 卷20,667)。即便如此,还是要对“cosplay”做些勘误,以澄清一些常见的误解。

(六)cosplay不是什么

1、不是服装秀

    服饰是cosplay的重要元素,多数cos服饰和舞台服一样,奇特夸张、华丽繁复,容易给人以服装秀的错觉,所以《cosplay嘉年华》在北京西单新华书店上架时被放在了服饰类图书展区。事实上,服装不过是cosplay的基本要求而已,高级的要求是神形兼备,“神”即coser对作品的情节气氛和角色的个性特征的把握。据笔者观察,商家在电玩展上雇佣模特宣传产品,虽然服饰、道具、妆容都十分精到,但很难与cosplay联系起来。个别coser完全物化,除了服装敬业以外一无可取之处,也不被圈内看好。真正的coser即使私服素颜,同样能造出cos的气势。模特的作用在于凸显服饰,其本身是被忽略的;而cosplay的服饰是要烘托角色,至少不能淹没角色。

2、不是单纯模仿

    如果说动漫、影视等作品是对现实的模仿,那么cosplay就是对模仿的模仿。模仿就不免走样,这正是模仿存在的意义。比如私服素颜cosplay《最后的晚餐》《人民英雄纪念碑》,从服装到道具,没有一点与原作相同,但依然颇受好评。超越外形,找到感觉,这就是cosplay的最高境界。况且,cosplay都或多或少地带有一定原创性,人设(人物设定)、情节、构图,等等,都有很大的想象空间和发挥余地,能充分调动主观能动性。完全原创是由coser自编自导自演的独立创作。恶搞则是对原著的颠覆,带有反英雄主义的后现代气质。

3、不是戏剧

    戏剧的四个要素是:演员、剧本、观众、剧场(传统戏剧)/导演(现代戏剧)。舞台上的cosplay在一定程度上是即兴表演,剧本可能根据环境或突发事件临时变动,至于走秀等形式,根本没有剧本。cosplay经常是非舞台化的,没有观众——coser就是自己的观众,没有剧场——任何场所都可以cos,没有导演——coser通常自导自演、即兴发挥。四大要素,只具备演员(coser)一项,所以说cosplay不是戏剧。

4、不是艺术照

    限于技术和财力,coser一般请业余或半专业人士(熟人、朋友甚至路人)给自己拍照,拍摄背景要自己选定或布置,技术上一般不能与摄影棚相比。但许多coser(包括笔者)经过尝试,发现专业摄影作品只是普通的艺术照,或许因为摄影棚的工作人员接触动漫和cos较少,对原著和coser缺乏了解。可见cosplay是心灵凭借具体形象进行的一种交流和沟通,否则,照片 = 人 + 服装 + 化妆+ 背景(布)+ 灯光 + 高档相机。cosplay的意义在于把角色从二维世界中解放出来,赋予其三维立体形象,并演现于现实之中。而照片把角色从三维形象压缩成二维,虽然迎合了当今世界审美平面化的潮流,却不能不说是一种退步。

5、不是选美

    “美型”的确是cosplay一大标准,圈内有“cos前先照照镜子”之说,以免惊吓观众,给cosplay带来负面影响。但完美毕竟是个极限概念,只能无限趋近,永远不能到达。外形制约着coser,同时cos也对外形起作用。“美型”不仅要求一般意义上的美,更重要的是有型,即令人过目难忘的气质。网上有不少“cosplay漂亮MM”之类的作品,反响不外乎“平庸”“恶俗”。此外有无责任恶搞(就是说吓死人不偿命)cosplay,比如体重200公斤的丑男cos美少女战士之类,完全无视审美规范,是纯粹的自娱自乐。

二、cosplay的特征

    辨析cosplay“不是”什么,仅仅完成了研究任务的表层。至于它“是”什么,笔者试图探讨cosplay区别于一般扮演行为的特征,由此把握其本质。

(一)非常状态的日常化

    这里的“非常”既是指视觉上的,也是指时空上的。扮演是生活的非常态,惹眼的服饰、浓重的妆容、奇异的发型、夸张的姿态、跌宕的剧情,以往被强行拉离日常生活而归为戏剧,一般出现在特定场合、特定时间里,以至于人们形成习惯,把扮演与舞台相联系。舞台的存在,不仅拉开了演员与观众的空间距离,更拉开了戏剧与生活的心理距离。然而cosplay是不受时空限制的,时时处处,皆可cos。

    非常事物的日常化,常造成轰动效果。coser往往毫无遮掩地暴露在路人震惊的视线里,久而久之,练就一身自动屏蔽的本领。cos日常化是对大众心理承受能力的一种考验和锻炼。单单奇装异服就已经是越轨了——注意,“奇装异服”不仅是审美概念,更是道德判断。陌生人的互动是频繁而肤浅的,对他人的食、住、行方面的关注,都不如对衣着来得更重(所以古人把“衣”放在“衣食住行”之先)。毕竟后三类不可能时刻显现,而“衣”直观可见,被社会默认为体现着人们的身份、地位和角色,永远左右着人与人面对面的直接互动——这就是生活中的“角色扮演”。相对而言,大城市里的路人更容易接受cosplay,因此coser目前多活跃在几大重点城市。

    cosplay对外“入侵”公共领域,对内使coser“非常化”。coser喜则“心死!”,怒必“暴走”,哀要“5555……”,乐就“挖哈哈哈~~~”,跑起来“瞬间移动”,打电话叫“召唤”,平时“私服素颜”,自己家称做“私宅”,习惯对着美型的人流口水,对一切可用于cosplay的废弃物、服饰、人、建筑、环境等敏感。角色扮演的习惯,成为coser一种自然的生活态度。

(二)专业技能的业余化

    专业是为社会分工所做的铺垫。涂尔干对于社会分工抱着积极肯定的态度,认为分工是社会的基础,其作用不仅在于提高效率,更在于达成社会的有机团结。(涂尔干,2000,24)相比而言,coser更像马克思所构想的业余派,随心所欲地“今天干这事,明天干那事,”(马克思、恩格斯,1961,27)上午采购,下午裁衣,傍晚做道具,晚饭后PS,但并不因此成为一个采购员、裁缝、工匠或者平面设计师。对于这样的“半吊子行家”“多面手”,涂尔干很是反感,指责他们具有反社会性(涂尔干,2000,4、5)。按照他“各尽其职”的倡导,coser至少要配备以下人员:总策划、平面设计师、采购员、裁缝、道具工、化妆师、摄影师、摄影助理、舞台总监、编导、随行人员、会计、发言人……结果肯定破产。

    专业的宗旨在于“分”,它制造并深化社会分工;而cos的要义在于“合”,它不仅要求合作,还要求人本身全面发展。比如cos照片,就凝结了coser、服装、道具、梳妆、环境、摄影、选片、PS等多方之力,缺一不可。虽说术业有专攻,也要在“通”的基础上才能“专”,否则就是“偏”。为了方便,更为节约,coser在实践中逐渐学会各种技能,有的甚至近乎通才。涂尔干提倡“把以往在广度上所失去的强度重新找回”(同上),他指的是职业里的“敬业”,而cosplay的“敬业”要求人们把在强度上所失去的广度重新找回。可以有别,但不能残缺;可以松懈,但不能肢解;可以粗糙,但不能分裂。

    作为娱乐的cosplay没有专业限制,但如果以cosplay为业,专业化就必要了。北京业内有定做cosplay服装道具的千手院 【授权转载】《角色扮演:特征与功能的社会学浅析》(by 阿紫)(学士论文) - 蓝晓月 - 死神的第七个女儿的黑色宇宙 http://211.98.24.50/cosplay/dv7/ 论坛),坛主伯爵爷爷和条顿骑士(网名,自由人)是北京服装学院的学生,有承接cosplay视频拍摄的中世纪视频工作室,创办者洛·美帝奇、日和·美帝奇(美帝奇家族)是北京广播学院编导专业学生。他们的业务已经初具规模。假设cosplay劳动量一定,这些劳动量或者分散到各个coser手里完成,或者集中到少数从业者那里完成。一方面是自己不动手的coser在娱乐,另一方面是从业者牺牲娱乐时间和发展空间来生产一定的使用价值(马克思,经济学手稿,马恩全集 卷47,215。但在cosplay里,产品对生产者未必没有使用价值,因为生产者往往也是coser)。

    所以马克思大声疾呼要“消灭分工”,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消灭娱乐与工作、消费与生产之间的矛盾(马克思、恩格斯,1961,26)。cosplay业余化具有这种进步意义。它淡化了专业与非专业以及各个专业之间的隔阂。笔者认识的coser,有在学的,有工作的,有文科生,有理科生,有就读于普通高校的,有在工艺类院校的,专业从自然、技术、医学到社会、人文、艺术,一应俱全。专业是精致规整的,也正因为此,它容易束缚自由精神和创造能力。比如做一个类似竖琴的道具,学道具专业的条顿骑士自然用金属或木料或原子灰,绝对不会像笔者一样,用半个呼啦圈制作骨架。如果仅仅是娱乐,专业和非专业作品的效果,区别不甚明显。

(三)public与private:两个发展空间

    首先说明,这里的public与private是以cosplay圈、而不是以coser个人为主体来区分的。 前者涉及coser和非coser的互动,后者是cosplay圈内的活动。cos是一种个人娱乐方式,但决不是一个人的事。即使利用相机的自动拍摄功能自拍,也要借助网络等媒介传播自己的作品,与其他coser交流沟通,所以cosplay是社会性行为,处在社会联系之中。所谓社会联系,就是具有相似特征或目标的人们之间相互合作的一种形式,这种形式使他们在取得有限资源方面更有效率。(康少邦等,1986,170)在复杂的社会层面,cosplay不只是个人兴趣那么简单。

    大陆的cosplay在短短几年中已经呈星火燎原之势,引起了各类院校、企业商家甚至政府机构的关注,大城市里几乎每个月都有各种形式的cosplay的公开活动。在笔者两年来参与的四十余次活动中,约有一半由学校(社团)、出版社等商家或政府机构组织,活动地点有校园、图书馆、体育馆、展览馆、商业区、俱乐部、公园等等。从影响的广度上看,公共性活动的宣传作用是巨大的。

    有互动就必有摩擦。cosplay是coser自我实现的方式,与社会经济效益关系不大,而非cos爱好者看中却是后者。年龄、立场不同,加上缺乏沟通,主办方、协办方、coser、观众和媒体之间很容易发生不快。舞台条件、待遇奖励、工作人员态度、观众素质,等等,都可能成为导火索。coser的不满在于组织者计划不周、动机不纯、安排不当、允诺不真,反感某些媒体报道不实、调查不深,对未经coser本人同意的偷拍和随意发布照片的行为十分气愤而又无奈。特别那些卖门票、有奖金的活动,更容易有“商业欺诈”之嫌。2003年10月的武汉漫展,请来了人气极旺的日本第一coser樱庭时央,观众慕名前往,不想偶像被主办方当作摇钱树,观众与之握手要80元,拍照要上百元。而且漫展准备粗糙,条件简陋,名不副实。这次经历给樱庭及其fans留下很坏的印象,在国内cosplay界掀起轩然大波。

    对于令自己不满的公开活动,coser应对的方式是消极的,或罢演或根本不予理会。而这恰恰是最有效的。由于经验教训在圈内传播,coser对自己的地位有了越来越明确的认识。出路之一是更活跃、更谨慎地参与公开活动(比如参赛、担任代言人、充当商家与coser的中介,等等),更好地保护自己的权益,二是开发私人领域活动,落得个逍遥自在。

    coser是以社团、家族成员或者自由人的身份参与私人活动的。同一个coser在不同时间、不同场合可能有着不同的身份,这多重身份可能有冲突。社团模拟科层制,但实际上结构松散,分工不很确定。合作cos时使用社团名称。家族是更紧密一些的群体,cos时有着共同的姓氏,成员之间的关系仿照家庭关系。

    社团、家族的兴衰存亡具有一定的偶然性,往往由几个在地理、年龄、心理、志趣等方面距离较近的人形成核心,不断进行吐故纳新、人事变换。规章制度对趣缘团体的约束能力有限,毕竟cosplay的初衷在于娱乐,而不在于把组织做大。扩大组织固然对cosplay有利,但也需要付出相当的成本——比如联络、沟通、协调等事宜——并且边际成本将随着组织规模的扩大而递增,效益随着组织规模的扩大而递减。既然cosplay不是代表大会,重点不是商议而是行动,那么组织成员至多五六人足矣,再多就会阻碍沟通交流(奥尔森,1995)。

    社团、家族内部的互动和摩擦是私人性的,同样,社团、家族之间、自由人之间、地区之间的互动和摩擦也带有私人性。私人、社团、家族可能为争夺名气、地位、人员而致不和,coser与摄影师等人会因为照片的版权(copyright)问题争执不休,几乎对簿公堂。调解人灰头土脸,旁观者晕头转向。“界外是利害,界内是善恶。”(费孝通,1998,207)道德判断极大地削弱了cos圈的团结度。coser的私人纠纷对提高其社会地位、增强整体力量,起着极为消极的影响。如在2004年4月11日北京某学院的漫展上,两名coser因为宿怨发生人身冲突,给该院领导留下极为恶劣的印象,也给作为主办的该校漫画协会带来不利影响。团结就是力量,如果参与者越多而团结度越弱,那么整体的力量也就越小。

    有鉴于此,cos圈有一股反团体化的倾向,往往三五友人,有时加上“御用”化妆师、摄影师,都以自由人的身份一起登台或发表作品,彼此了解,经常合作,时时沟通,志同道合。小圈子的交往虽然比较狭窄,但却深入。在由陌生人构成的社会里,组织结构太严密则束缚多于保护,太松散则起不到社会整合的作用,不即不离,不失为降低边际成本的一种方式。

(四)cosplay的商业化与商业的cosplay化

    cosplay具有明显的象征主义气质,所以coser一般都有些恋物癖,因而首先是消费者。cos服饰是最大的开销,因为它无法批量生产,所以很难降低成本。大陆专营cosplay服饰用品的商店很少,基本没有日本那种官方认可(official)的商店,并且制作/出租/转让服饰的活动还带有一定的私人性。为了节约开支,体会完全投入的感觉,coser有时也自己动手设计、选料、加工、制作。此外还要自行筹备化妆、摄影等诸多事项。coser中间不乏有收入的成年人,但大多数还是学生。向漫画类杂志投稿(照片)有时能得到稿费,也毕竟有限。所以cosplay商业化的直接原因是coser自己的财政赤字。

    狭义的“cosplay商业化”以非coser为消费者,cosplay一般作为出版、电子、汽车等行业的产品和活动的宣传工具。它与商业cosplay化倾向相伴相生、相辅相成。这种倾向在迪斯尼乐园里出现卡通人物真人秀的时候,就已经很明显了,只不过当时还没有独立于商业活动之外的cosplay。日本六七十年代的cosplay还很幼稚,八十年代草创,到九十年代,随着ACG  产业、尤其是电子游戏产业的繁荣,cosplay开始步入正轨,形成具有相当规模的ACG附属文化。cosplay从那时起就是ACG产业举办的漫展和游戏展的促销手段。有鉴于商业对cosplay的巨大推动作用,近来有人极力倡导cosplay商业化,认为不走商业化之路,cosplay和coser将会陷入绝境。

    笔者亲身参与了两次商业性的cosplay活动,一次效果不佳,另一次半途而废。后来在电玩展上见识了纯粹商业性的cosplay,其中也有笔者所cos的网络游戏《传奇》,不同的是coser在娱乐,而模特是在工作。商家找来的模特有的根本不知cos为何物,但外形条件绝对不比coser差,而且商家专门斥资定做的服装道具都十分精到。既然商家需要的只是表层的形象宣传,只是借用一个走动的衣服架,就完全没必要找专门的coser,除非是要借著名coser的人气。

    商家一般与coser分别联系,在交易的全部过程中,coser是以个人或小团体、而不是以整体为单位的,很容易各自为战。针对把coser当作消费对象甚至廉价模特的现象,北京cos圈有过大讨论,结论是coser要团结一致,不要恶性竞争,以免自降身价,甚至商议了可接受的最低价格。更重要的是摆正身份,认清形势。北京cosplay爱好者应该有上千人,其中绝大部分是自娱自乐,无意把cos当作事业来发展。况且市场对coser的需求量是有限的,临时的,无法支持整个群体的商业化。

    coser参与商业化活动,服装或者是自己现成的,或者是商家置备的,或者是由商家出资的,看似无须成本,其实一言难尽。coser一听“报酬”,不免要思量盘算双方的权利义务;如果不涉及金钱,事情就单纯得多。靠cosplay赚钱,就像马克思所鄙视的职业写手,很可能即不获利,又玷污了兴趣。如果cosplay是一种兴趣爱好,那么“职业coser”就是个自相矛盾的词汇。商业性cosplay,coser可以偶尔为之,但cosplay整体的商业化是不可取的,是一种历史的退步,等于把好不容易才从商业中解放出来的cosplay又重新套上枷锁。商业诅咒它所经营的一切事物,即使是天堂的福音(梭罗,1997)。

(五)虚拟与现实——两个维度

    陌生化,是cosplay与城市的相通之处,也是cos多发达于大城市的原因之一。coser的每一次造型都在观众面前表露无遗(现场或非现场的),而coser的真实姓名、年龄出处等个人资料,在绝大多数人心中是个迷,甚至有时连性别都需要辨清。非coser换装、化妆后,同伴就不认识了,而coser是私服素颜才让观众认不出。coser是现实存在的人,但在cos中又决不使用这个现存的身份。或许这个现存身份也不过是社会学意义上的一个“角色扮演”罢了。

真实与虚假,在cosplay里不是二元对立的,比如coser的名字,再比如网络。coser一般尽可能多上网,了解信息、观看作品、沟通交流,“潜水” 是coser的非常态。网站是cosplay的重要活动领域,有许多比较成熟的论坛和主页。几乎每个大城市都有coser的交互式论坛,每个著名的cosplay团体或个人都有自己的主页或论坛。主页风格各异,但共同的一点是尽力维护coser和cosplay,一般首页会注明严禁盗贴图片、盗链网址  ,并奉劝不了解cos者、不尊重coser者离开。下文以笔者时常浏览的两大论坛为例——北京cosplay推进委员会  和cosplay王国  。

    目前国内外的cosplay网站基本是非商业、非营利性的,由个人或团体购买网上空间,自行制作维护。北推,顾名思义,是北京地区的论坛,主要用于发布北京cosplay信息及作品,是北京coser的大本营。管理者是在北京威望很高的紫堂、神原两大家族的家长,版内分接待处、事务处、作品展示处、整备室等分版块。王国则是全国性论坛,截至2004年5月,注册用户近万人。

特别提醒,用户并不与人一一对应,因为存在“马甲” 和共用ID(用户名)现象。用户名也不与coser一一对应,因为coser可能改名或在不同的论坛使用不同的名字。这些都加重了coser的网上匿名性,加剧了攻讦与反攻讦、吹捧与自我吹捧,使“板砖战争”(网上争吵)扩大化,严重危害论坛风气。因此北推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不支持注册新用户名,王国也于2004年4月12日起对注册做了限制。

    国有国法,版有版规。北推的总版规如下:

1、 不得发表带有人身攻击、诽谤、挑衅、中伤等不良内容的帖子;

2、 不得恶意、无意义的灌水,注意保持论坛美观,在一定情况下管理人有权删除水帖,且不得有任何异议;

3、 不得在当事人未知或未允许的情况下使用、转载或以任何形式在任何地方使用当事人的任何照片(包括个人资料);

4、 cosplayer之间不要出现如相互排挤、中伤、散布不利流言等低级作为;

5、 所有cosplayer请坚决贯彻形象版权观念,同时也不要侵犯他人的肖像权;

6、 各个社团如要张贴宣传广告或通知,同样内容请不要重复3次以上;

7、 如要转载家族内容(如某家族成员照片、资料等等内容)请事先和本人及家族家长取得转载权;

8、 本论坛每到六页便会自动清理,如有重要内容请自己备份;

9、 请各位成员自觉遵守以上各条,若被查出或被举报,三次不改正将封其IP。

    分版主人选的确定,或由自荐或由推荐或者内定,每版都另有版规,特别是作品展示区。因为该版块常有版权、肖像权、名誉权、个人好恶、私人恩怨等等纠纷,矛盾较多,版规也最严格明确。北推作品展示区的规则如下:

1. 版权属于个人的cos照片,请务必在贴子标题上注明[原创]字样,或由斑斑(版主)代注。

2. 版权属于动漫社团、同人组织等集体的cos照片,请贴图者代表全体成员意志,在贴子标题上著名[原创]字样。

3. 漫展等大型活动的cos照片,只要不属偷拍行为,允许发表。同时请注明漫展名称和时间地点。如照片涉及的社团或个人希望停止发表时,请用论坛短信等私人方法联系发贴人,由发贴人自删。如有问题请及时联系管理员。

4. [原创]字样的贴图,如果不允许转载,请在主楼显著位置标明。

5. 在帖子没有授权书或者授权字样之前,希望大家主动配合,暂时不要回帖。

6. 书刊杂志上有公开版权的照片,允许扫描贴图,但请注明刊物名和“扫描”字样。

7. 以上情况都不属于,又不牵涉版权或公开版权的贴子,请注明“其它”字样。

8. 发贴前请注意翻阅以前的旧贴,看是否已有待发内容,若有重贴出现,斑斑代锁。由于帖子在不断删除,如出现重复内容而搂主翻阅不到旧贴,斑斑也会代删、代锁,请各位不要疑意。

9. 相同主题、系列的贴图,请帖在同一张主题内,不要另发新贴。

本规定会不断增减内容,请定期查看。违反规定者,两天之内自删,两天后由版主代删。多次违反规定或恶意扰乱版权秩序者封杀ID或IP。

    王国的贴图规则为:

·不得发没有张贴任何图的贴子,不得张贴任何与cosplay无关的图片;

·图片以及照片请尽量调整在合适的大小,不要超出表格的宽度范围,请体谅用猫的各位朋友;

·相近内容尽量发在一贴内,不要再三开新贴;

·不要重复张贴日本各位coser的照片,大家都喜欢,大家也肯定都看过了;

·不得张贴侵犯版权的图片以及照片;

·不要询问怎么贴图之类的问题,请查看本论坛帮助文件;

·禁止人身攻击,禁止诽谤,禁止吵架,禁止任何对cosplay以及cosplayer含有恶意的帖子;

·请尽量不要贴某些失败的cosplay。我们cosplay总是希望进步的,如果贴某些照片只是为了嘲笑的话就太没有意义了,还不如不要贴,再说不管怎样,人家cosplay也是勇气可嘉的~

·超过2周鲜有人问津的帖子会被回收,请谅解。

·本版转贴的所有cosplay照需经过许可,否则的话,请直接贴网址,实在不行就请上传到自己相册[此类贴图贴最多保存1星期]。如果有违反就删,屡教不改者禁言。

    总结起来,版规的作用在于:一、保护coser及cosplay团体的名誉、肖像等权益;二、维护论坛风气和外观。与规则配套的惩罚措施一般是封杀ID,等于取消该用户在论坛上的话语权。要想重新获得话语权就要再次注册或与他人共用ID,无论如何,封杀ID都是论坛上最严厉的惩罚。

    ID可以被封杀,其实人并没死去;照片可以卖cosG  ,但那只是论坛货币;网上可以吵得翻天覆地,见面也能虚情假意。现实被分为“物理现实”和“虚拟现实”(virtual reality),前者是在物理空间中存在和发生的事物,看得见,摸得着;后者则存在或发生于电子或数字化空间,看得见,摸不着。在虚拟现实出现以前,虚拟和现实被不合理地割裂成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随着信息网络技术的发展,尤其是虚拟现实技术的发展和应用网络社会的出现,现实和虚拟的界限变得模糊,但并不是彼此混淆或可以互相取代。

    网络是一种多对多的沟通方式,有着其他通讯手段无法替代的功能,尤其在不便于直接互动的时候。网络连接的不是电脑,而是电脑前的人。当人已经心怀敌意、群体分崩离析,才会有板砖战争,才会有北推关站。虚拟现实是网络社会的重要因素,但必须建立在必要的物质基础之上。虚拟现实不能取代物理现实,网络社会也不能取代现实社会。人的物质、精神需求还要落实到物质界(王列军,2000)。如果没有现实的cosplay,论坛将成为无源之水 ;如果没有直接的交游,就没必要在论坛上冒着“版聊”的危险给朋友顶贴。

    虚拟现实世界有自己的规则。单使用文字有时无法表达自己的感触、情态,容易造成歧义和误会。于是coser充分利用键盘上的所有符号来补充文字,如“~~~”用于软化语气,“~!@#$%^&*”表示乱七八糟,已经让人无语了,“XXOO”代表一切不便书面明确表达的字眼,“……> _ <……”是大哭的脸谱化,“T_T”是泪流满面,“||||||||||”满脸竖线,表示郁闷、生气、无奈等。

(六)低龄化倾向

    前文提及的cosplay的速朽性,除了体现在数码照片、网页上以外,还有一种体现,就是青春。古代学者的养成法是大器晚成,皓首穷经;现代娱乐的要点是早熟早夭,全身而退。cosplay虽然没有年龄限制,但从外形(角色扮演对象多是青少年和幼齿)、体力(cosplay既劳心又劳力)、心理上说,终究是以年轻人为主打,近来甚至有“cos要从娃娃抓起”的口号,小学生乃至幼儿园的孩子,在前辈的熏陶下,高起点,快步伐,直有长江后浪推前浪之势。笔者cos两年,已经快成元老了,这不是敬语,而是退位的警语。成年人更被coser称为“大叔”或“欧巴桑”(日语,妇女)。歌德有所谓“十年节奏”:一个人只要早生十年或晚生十年,受教育和其他社会环境的影响,便完全成为另外一个人了。尤其当今社会迅速变迁,有时年辈意识比阶级意识更鲜明,coser即使只差3岁,就足以形成一道代沟。

    低龄人口参与cosplay,是生理上的低龄化。而已经成年或接近成年的人的cosplay,则带有心理上的低龄化色彩。迎合娱乐界恋童癖的倾向,coser有时会选择低于自己年龄的角色,在日常生活中也有幼化趋势。口语和网络用语也呈现低龄化,比如动辄像孩子似的又“亲”又“抱”,语音发嗲,“的”读/写作“DI/滴”,“人”作“伦”,等等。

    低龄不是逃避成年人责任的手段,而是摆脱世俗束缚的一种方式。原属北推的“北京cosplay幼儿园”,是北推版主组织的cosplay学园,“幼儿园”的“小朋友”几乎都已成年。所以千万不要凭外形、名称、语言、行动来妄加猜测coser的年纪,否则定然跌破眼镜。

三、cosplay的功能

(一)cosplay经济

    cosplay对社会的直接影响首先在于其消费性和被消费性。扮演绝对是奢侈,其用品绝对是奢侈品。一套cos服饰的成本从几十到几百元不等,定做成衣就要成百上千,而且一个造型cos不了几次,否则会遭人耻笑。定做道具一般要上百,摄影器材更是成千上万。此外还有通讯交通、聚会出游……如果cos流行,很可能拉动内需。

    一个人的消费是另外一个人的工作(戴慧思、卢汉龙,2001,117)。工作者就是马克思所同情的“自由时间被他人占有”的人,所幸工作者与娱乐者、生产者与消费者不是固定的。coser在娱乐中是消费者,在商业宣传等活动中是消费对象。总是有人占用他人的自由时间,也总有人的自由时间被他人占用。从这个意义上讲,不是“一切人反对一切人”,而是一切人侵占一切人(的自由时间)。社会的存在和发展,就建立在成员的彼此依存之上。

(二)宗教性

    从指向世俗关怀的娱乐上升到指向终极关怀的意义,就会嗅到cosplay的宗教气息。这并不是指cosplay对象中有很多宗教性质的作品(如漫画《天使禁猎区》),而是指cosplay本身。目前cosplay的主流是非商业化的、非营利性的个人爱好,而它又极为奢侈,那么其存在价值就要从精神方面考虑。

    功利活动都是理性的,而理性的未必都是功利活动,至少未必都能够用物质上的“功利”来衡量。消耗社会和个人过剩精力财力的方式,在乡村是大操大办红白喜事  ,在当今都市更是多种多样。狭义上宗教是解释人与创世神的关系,以及人由于崇拜服膺创世神而加诸自身的道德义务(古德诺,1998,47)。广义的宗教是尽力付出一切来追求精神享受、不求物质回报的事物。正是在此意义上,cosplay带有广义上的宗教性。它不能带来进一步的物质利润,因此是一种献祭。祭品是物力、财力、时间这些可以被折合成金钱、因而不值钱的东西。这种献祭使人脱离了“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的世俗世界(谈瀛洲,巴塔耶:浪费与越界的精神意义,参见 包亚明,2001,262)。

    另外,宗教总有转化成图像(images)的倾向。似乎神秘感可以通过赋予其可以感知的形式来把握,比如十字架。以可见的(visible)事物来崇拜不可名状(invisible)之物,是cosplay和宗教的共同需要,它们都持续不断地造就新形象。(赫伊津哈,1997,209)

(三)宣泄性

    cosplay的语言世界充斥着BL、GL、SM、BT、异装癖(transvestitism,模仿异性外表举止)等禁忌词汇,视觉世界里满眼颠覆与反叛的形象,有些coser在生活中也打耳洞、穿耳钉、染头发,佩带锁链等诡异饰品,女生发男装癖(领带皮鞋短发),男生发女装癖(短裙长发网袜)。研究者不应回避现实,更不应被表层现象吓倒。cosplay最广泛的定义,是每个社会成员有意识或无意识的生存状态,只不过个人cos的角色不同,有的为社会所允许,有的为社会所禁止。你cos老师,我cos学生,大家都是coser,都在扮演社会所规定的角色。敬业的coser,不仅有着合乎规范的服饰外表,连语言习惯、行为模式和思维方法也与角色配套。社会人就像变色龙一样,在变动的环境里适者生存。

    如果不满意或不满足于自己现有的社会角色,可以暂时扮演一下其他角色。coser多数是女性,且不少有男装癖,这是拒绝社会所规定的角色的一种表现。过去扮演被限制在节日等特定时间和舞台等特定空间,而今cosplay打破了这个限制,coser几乎可以随时随地扮演自己想成为的、哪怕在日常生活中被禁止的角色。被一个秩序井然的安全社会压抑下去的越轨冲动,可以在短暂的涉及暴力、性等禁忌的虚拟游戏中得到宣泄(布鲁玛,1989,126,83-84,200)。

    还有一种极端消极的宣泄方式,就是干脆不扮演人,而扮演有着人类外形的非人类,比如神魔、精灵、天使、人形。因为不是人类,所以可以不受人类社会规则的限制。在这方面突出的是人形(俗称娃娃)cosplay,包括SD(super dollfie)人偶、日式人形、台湾霹雳布袋戏木偶等。它们有着绝美的人形,但绝无人类的心灵。人形的寓意是:宁为傀儡,也不接受人类社会安排的面具。既然不能自我解放,干脆自我禁锢。如果人类内心的冲动和郁结可以通过几颗耳钉、几个娃娃来解决,未尝不是件幸事。

    和当今社会小题大做、大词小用的风格相吻合,cosplay不过是种夸张的姿态。另类如同pose,摆完了,生活一切如常。以娱乐的方式对待娱乐,就是最严肃的人生态度。

四、总结

    cosplay是一种借助服饰、道具、布景等手段,将形象和意象再现于可见现实世界的自发性活动。cosplay不是反文字的,但图像确实是异于文字的震撼人心的方式。在如今这个“读图时代”,没有图片支持,要想还原cosplay的生动性,就要求助于实践。受篇幅和精力所限,本文论及的很多方面(如商业化、网络等)还有待展开。本文试图成为连接学术与实践的桥梁,为今后的探索做一点准备。

    自由就是从事一切对别人没有害处的活动的权利(马克思,论犹太人问题,全集 卷1,438)。cosplay是非意识形态化、非道德判断的娱乐。它在日益大众化的同时也在化大众。一年前还有路人一见和服,就本能地腾起一股无名怒火,令人感慨总添新衣的是coser,但只认衣服不认人的,其实是路人。如今cosplay的环境更为宽松,研究这一越来越普遍的现象有助于理解cosplay行为和coser的心态。理解不能保证接受,只蕴涵接受的可能。

参考文献

马克思、恩格斯,1961年,德意志意识形态,人民出版社

康少邦等,1986年,城市社会学,浙江人民出版社

艾尔·巴比,1987年,社会研究方法,四川人民出版社

哈登(A. C. Haddon),1988年,人类学史,山东人民出版社

伊恩·布鲁玛,1989年,日本文化中的性角色,光明日报出版社

奥尔森,1995年,集体行动的逻辑,上海人民出版社

约翰·赫伊津哈(Johan Huizinga),1997年,中世纪的衰落,中国美术学院出版社

梭罗,1997年,瓦尔登湖,吉林人民出版社

袁方,王汉生,1997年,社会学研究方法教程,北京大学出版社

弗兰克·J·古德诺,1998年,解析中国,国际文化出版公司

费孝通,1998年,乡土中国 生育制度,北京大学出版社

涂尔干(E. Durkhiem),2000年,社会分工论,三联书店

丹尼斯·史密斯,2000年,历史社会学的兴起,上海人民出版社

王列军,2000年,虚拟社会的构成,北京大学96届学士论文

戴慧思、卢汉龙,消费文化与消费革命,社会学研究 2001年第五期

包亚明,2001年,后现代性与地理学的政治,上海教育出版社

---------------------------------------------------------

写作时间:2004年5月

  评论这张
 
阅读(65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